Riv

一坨无趣又色情的Incest狂魔

【授翻】【DS】Greenand Gamboge 橙绿【一发完】

【被屏蔽了我哭泣】

原文:AO3或者LJ

作者:sevenfists

分级:R

配对:DeanWinchester/Sam Winchester

来自译者的贴心提示:这是一篇DS.DS.DS,不过没有详细的啪啪描写,所以洁癖不严重的朋友都可以放心大胆来张嘴吃我安利。

依旧是照例的废话几句:作者的LJ首页有放翻译授权,所以我也终于是有授权的人啦【_(:з)∠)_!!没有beta,错都怪我,欢迎捉虫,文笔不好也都是我错。(看到最后有惊喜)

(原文所有的斜体依旧用粗体代替)

 [这个框框内的都是译注啦]

【为了方便大家脑补,原作者给出的小精灵配图如下】



 

----------------正文分割线----------------

 

      Sam第一次注意到那奇怪的“叮叮”声是在帕迪尤卡[肯塔基州],当他们到堪萨斯城[密苏里州]时,已经丁零当啷响成了一片,每次引擎发动的时候车子都会发出有节奏的砰砰声。

      “呃,Dean,”Sam开口道。

      “闭嘴,我知道,”Dean说着,一脸愁容盯着挡风玻璃,“我就是得找个地方停留一晚。”

      他们停在了红马旅馆。房间在后面,所以Dean把车开了过去。这时才刚到下午。Sam眯眼看着他们房间外锈迹斑斑的草坪椅,决定自己还是呆在室内比较好。他把行李袋拿了进来。Dean已经把引擎盖打开,在发热的发动机零件间忙活着。

      Sam的克莱顿[Michael Crichton迈克尔·克莱顿,美国著名作家、医师、制片人、导演及编剧]小说读到一半,Dean闯了进来,满脸油污。“我们遇到小精灵[Gremlin,传说能引起机械故障的小妖精]了,”他说。

      “小精灵,”Sam道,没有从书中抬头,“啊哈。”

      “我是认真的,”Dean说,“车子一点问题没有,我已经检查过了,而且——”

      “老兄,那车比你还老,”Sam说,“而且你还整个重修了一遍,我很确定从结构上说它已经不牢固了。”

      “不准那么说她!”Dean喊道,“她没问题!就是那些天杀的小精灵。我知道它们就在里面。”

      “好吧,你已经疯了。”Sam道。

      Dean没理他。“我打赌肯定有个什么咒语能把它们赶走,”他说,“它们过去经常制造各种麻烦,嗯,就在某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比如说飞机引擎什么的。我绝对能把那些小混蛋驱走。”

      “Dean,不行,”Sam道,“那车里没有小精灵,如果你硬要给它下咒的话,没准你会让我俩都送命的。”

      “我就不能试一下吗?”Dean说。

      “不行,”Sam说,“你知道我有办法阻止你的,想都别想。去洗洗干净,我订了披萨。”

      “你没点上面有菠萝的吧?”Dean问,走向了浴室。

      “没有。”Sam说。每天Sam都会感谢上苍让Dean的注意力这么容易被分散。他们吃了披萨,看了会电视之后上床睡觉了,在Sam看来这事已成定局。

      然而第二天早上他拿着咖啡和甜甜圈回到旅馆房间,发现Dean正手握他最爱的霰弹枪靠在浴室门口。“你这是——你在做什么?”

      “过来。”Dean紧张地说道。

      Sam放下手里的塑料袋,“是马桶又坏了吗?我觉得你的霰弹枪并不能帮上忙,兄弟。”

      “别在那自作聪明,”Dean说,“快过来看看这东西。”

      五个小精灵在浴室防滑垫上挤作一团,扁扁的耳朵。其中一个冲Sam发出嘶嘶声。

      “该死的,Dean,我告诉过你不要施那个咒的!你就不能生平第一次听听我的话吗?我们要拿它们怎么办?”Sam简直怒火中烧。Dean有时候就像个巨婴,而且从来不听话,而现在Sam必须得对付这些小精灵了。

      “闭嘴吧,”Dean说,“我是对的,好吗?它们就在那天杀的引擎里面,然后我念完咒语它们就出现了,现在它们一直追着我不放——小混蛋们,我把它们关进制冰机的时候还真以为甩掉了它们——”

      “看起来效果不是很好嘛。”Sam说。

      “疼,”Dean嘟哝道,放低霰弹枪,一只手拂过头顶。

      “什么?”

      “他妈的——我试过把它们留在那不管,好吧,但是我没办法走远,感觉像是有人拿把天杀的砍刀捅进我胸腔一样。”

      “砍刀。”Sam说。

      “对,”Dean说,“别说话,那不是重点。重点是它们不肯——我没办法摆脱它们,Sam。”

      “所以你是怎样,出门去让自己跟一堆小精灵订下灵魂契约了吗?”Sam问,尽管怒火未消也笑了起来,但Dean没有笑;他耸一起一边肩膀,眉头紧皱。

      小精灵们眨巴着大眼睛。其中一个开始舔起另一个的脑袋。

      “它们还蛮可爱的。”Sam道。

      Dean不满地咕哝。

      这天早上剩下的时间他们都用来做试验了,结果发现Dean是对的:他没办法离开小精灵们超过几英尺远,不然就会疼得缩成一团,面色苍白。而Sam,光想想要Dean在旅馆被关几天禁闭就觉得一阵头疼袭来,于是他走了出去,走到车旁在后备箱一顿翻找,直到找着一个旧的L.L.Bean的背包才罢休。

      “那用来干什么?”Dean怀疑地问。

      “装小精灵,”Sam说,“要是你此生还想再去公共场合的话,你就必须要把它们随身携带。”

      “背包是给小孩子背的!”Dean抗议。

      “我也没听见你给出什么别的建议啊。”Sam说,然后Dean坐下安静地生闷气去了。

      小精灵们喜欢背包。Sam一拉开拉链,它们就发出欢快的叽叽喳喳声,然后推推搡搡挤了进去。它们真的很可爱,五个小脑袋从背包里探出来,四处张望,前爪紧攥着背包的帆布料。

      “整装待发啦。”Sam说。

      他们的“试驾”选在了当天晚上去一个附近的餐馆。Dean随意地把背包挂在一边让Sam很紧张,但小精灵们整顿饭都安安静静的,他们遇到的唯一麻烦就是几个卡车司机谈论起了Dean的嘴唇,但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他们一回到旅馆Dean就拉开了背包。“哈,”他说。

      “怎么了?”Sam问,换着电视频道在找新闻。Dean永远都会把频道留在动物星球。

      “它们睡着了。”Dean说。

      “可能它们就跟鹦鹉一样,”Sam说,“包里面是黑的,它们就以为是夜里了。”

      “可能吧,”Dean道。他把背包放到床上,就在自己旁边,“我猜它们确实有点可爱。”

      Sam把头转向一边,不让Dean看到他的笑脸。

 

***

 

      Sam花了三天时间翻阅每一门他能找到的书,但他没能找到任何可以解释Dean被一堆小精灵追着不放原因,也没找到把小精灵们弄回引擎里的办法,或者弄到别人的引擎里——反正只要离Sam远远的就行。他放弃了,打电话给Bobby求救。

      “小精灵,哈,”Bobby说,停顿了一下,然后是一阵不太清晰的动静。

      “你是在笑吗?”Sam问。

      “没有。”Bobby说。

      他绝对在笑。“我们还能做点什么吗?”

      “让我稍后再给你答复。”Bobby说。

      而Ramsey,在接到Sam的电话的时候, 都没有要掩饰自己认为这就是他听过最好笑的事的意思。

      “那Bobby怎么说。”Dean道,那是晚些时候,他们第八百万次一起看《虎胆龙威》的时候。有一个小精灵在把玩他的头发,Dean好像没有注意到。

      “呃,他会回我的。”Sam说。

      可几天后,回他的却是Ramsey。此刻他没在笑了,但语气还是满含笑意。“没什么你能做的,”他说,“只有耐心等待。一旦小精灵们决定要去跟着别人了,那就没事儿了。”

      “所以我们没法摆脱它们了。”Sam说,心往下一沉。

      “直到它们厌倦你哥才行,”Ramsey说,“他也不笨。就不该施那个咒语的,那样它们就会自行离开那车的。好吧,祝你们好运,孩子。”

      Sam将这一消息告知Dean,而Dean正忙于解决一包奇多。Dean若有所思地舔着拇指,看着小精灵们,而小精灵盯着他像是在看周六晨间的动画片一样。

      “看来我就只有无聊到死了。”Dean说。

      “嗯,机会渺茫。”Sam说,发现小精灵的眼神随着Dean的每个动作而动。

      “它们又不能永远粘着我,”Dean说,“是吧?”

      Sam拖着步子走进浴室,往脸上泼了几把凉水。

 

***

 

      而Dean,理所当然地,教会了小精灵说话。

      “死吧混蛋[Hell-ass]。”几周后,其中一个精灵在Sam刷牙的时候对他说。

      他把满嘴的泡沫吐进了洗手池,“Dean,你的小精灵在跟我说话,”他唤道。

      Dean出现在门口,穿着睡皱的四角裤和T恤。另外几个小精灵跟在他屁股后面,互相扭打着,“它说啥来着?”

      “我觉得它说的是‘死吧混蛋’,”Sam说。

      “棒呆了!”Dean说,一脸胜利地挥舞着拳头。

      “干你妈。”小精灵说

      “我的天,”Sam说,“Dean!你是教会它们说脏话了吗?”

      “真汉子应该知道怎么放狠话呀,Sammy。”Dean得意地笑说。

      “他们是小精灵啊。”Sam道。

      Dean翻个白眼,挠着肚子,“谢谢你指出显而易见的事实,爱因斯坦。”

      “小妹妹好吃!”另外一个小精灵说。

      Sam俯身,将前额抵在洗手台边缘叹口气。

      在那之后情况更糟了。他们没有案子时歇了下来,终于有时间补补觉,还有好让Sam养养脱臼的肩膀,而Dean抓住这个机会把小精灵们培养成了迷你版的自己。在某天Sam从商店回来发现Dean在跟小精灵们介绍蕾丝边动作片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已经濒临崩溃了。

      “求你告诉我你是在开玩笑。”他说道,同时注视着Dean捣弄遥控器。

      “我们爱咪咪,”其中一个小精灵说,“圆圆的晃来晃去!”

      Dean得意的笑着放下了遥控器。“得让他们看看人生中的要事,”他说,“不然他们会认为读书和难看的发型是好事。”

      “我很欣慰你给它们纠正了错误。”Sam冷淡地说。

      “随你怎么说,”Dean说,“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看?”

      Sam犹疑着,手里还拿着买的东西。屏幕上的两个女孩子在低声呻吟,互相口着。“额,好吧。”他说。

      第二天下午,他小睡醒来的时候Dean正在教小精灵们怎么拆卸和清理手枪,接着他就翻个身回到了梦乡。

 

***

 

      小精灵们会跟着他们一起去办案,蜷在Dean的背包里,拉上拉链。Dean每次都会跟它们讨价还价:需要它们安静到什么程度,而作为交换它们能得到多少薯条吃。

      “你不能一直给它们吃这些垃圾食品啊,哥们儿,”Sam说,“它们会得动脉阻塞的。”

      “可它们喜欢吃呀。”Dean说,好像这是正确回答一样。

      “会动脉阻塞的。”Sam说。

      “Sammy,在我的饮食习惯干掉我之前,我早就含笑九泉了。”Dean说道,而这个想法压抑到令Sam直接向后倚身,余下的午后时光都只顾盯着副驾的窗外看,都没有要找话题的意思。

      不过小精灵们倒是乖乖听话了,过了不久它们就已经很擅长于探测幽灵动向了,这一技能在派恩布拉夫[PineBluff美国阿肯色州中部城市]堪称完美地救了Sam的小命,那时他全神贯注于Dean刚被撞出的脑震荡,而完全无视了身后慢慢接近的Sally Bloomfeld的冤魂。他给它们买了巧克力奶昔,从那往后每次猎鬼过后它们都非要吃薯条以及奶昔了。

      “你这是养了个怪兽啊,”Dean说,“还是五个。”

      “闭嘴吧你。”Sam道。

      在爱荷华州,Sam把Dean一个人丢在镇上呆了一个小时,自己去了当地的图书馆查资料。当他回来接Dean时,小精灵们头上都戴起了小针织帽,每个都是不一样的颜色。

      “朋友,搞什么鬼。”Sam说着,看着小精灵们爬出Dean的背包。

      “我没法区分它们!”Dean怒道,“这就是该死的颜色编码还是啥的。”

      “那要是它们互换帽子呢。”Sam问。

      “它们不会那么对我的,”Dean说,“是吧,小家伙们?”

      “不会的,”戴着蓝色帽子的那个说,“我们爱你,Dean。”

      “听见没,Sammy?它们爱我呢。”Dean道,咧嘴笑着靠回椅背。他戴上墨镜,摇下车窗,“你是打算来开车还是就在停车场逛一整天?”

      “我想要麦当劳。”戴着红帽子的小精灵说。

      “天呐。”Sam小声抱怨道,转动了点火开关的钥匙。

      几天过后,Sam得知Dean给小精灵们都取了名字。

      “没准我们能给他们买点猫食呢,”Dean说,推着购物车穿过杂货店,“总不能一直喂他们谷类食品吧,你说呢?我打赌猫食里各种营养啊啥的都有。”

      “行啊。”Sam说,往帽衫里缩了缩。商店里冻死人了,他迫不及待地想回到外面的似火骄阳下。

      “而且我觉得我们该买点果干,我知道Sally——”

      “等等,”Sam打断道,“谁是Sally?”

      Dean清清嗓子,“嗯,她是,额。一个小精灵?就是那个戴——”

      “戴着粉红帽子的,”Sam说,“我的天,Dean!你现在开始给它们取名了?”

      “对啊,我总不能一直叫他们‘嘿你’吧。”Dean辩解。

      “额,为什么不呢?”Sam问。

      “不为什么。”Dean说。

      他给Ramsey打电话。“Dean开始给小精灵取名字了,”他说,随后因Ramsey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而挂断了电话。

      问题在于,Sam并不是特别介意小精灵。它们很可爱,Dean很喜欢它们,而且它们也不会乱惹麻烦——每当Dean放话它们都会心甘情愿地躲进背包里,它们吃得也不多,最多也就是跟在Dean屁股后面,当他洗澡的时候它们就在洗手池里玩水。

      Sam只是十分荒谬地吃醋了。

      之前他才是那个Dean会与之分享奇多、讲自己奇怪的春梦、争吵着决定要看哪部电影的人。而现在Dean的所有时间都用来跟小精灵一起蜷在床上,或是在他俩开车的时候让它们坐在仪表盘上,而Sam痛恨这点。他开始大半时间都离他们住的旅店远远地,拿着笔记本电脑上咖啡店坐着,或者在图书馆躲一整天。

      他很孤独。自从离开帕洛阿尔托[Palo Alto:斯坦福所在地]后他就再没感到孤独过了。Dean一直都在近旁,既惹人烦又自以为是,但却是Sam所需要的一切,可现在Dean不再需要Sam了;他有了五个新伙伴,它们跟Dean有一模一样的爱好而且从不顶嘴,而Sam过得惨不忍睹。他想要回他的哥哥。

      “我们出去吧,”他说,“去找个酒吧,再打几把桌球。你想去吗?”

      “不了,”Dean说,“我们要呆屋里看《幸存者》。”

      Sam还是出去了。他坐在吧台,喝了三杯啤酒,怀念着本该在他左手边的Dean的温度。这样很不好受。他放弃了,还是回到了旅馆。Dean已经睡着了,倒在被子上睡得昏天黑地。小精灵们全都缩成一团蜷在他一只胳膊里。Sam想着杀了它们,咔嚓折断它们纤细的脖颈。不是什么难事。

      但他却选择了刷牙。

 

***

 

      小精灵们的另一个问题是,由于它们是由Dean一手教育的,所以它们对于谨言慎行这一说法毫无概念。

      一天晚上Sam和Dean在吃着外带中餐,小精灵们在桌下练着翻跟头。那个戴橘色帽子的——Dean叫它Ed,但Sam也不是很确定——一个跟头滚过来,对Sam说:“你知道吗,Dean在浴室打飞机的时候会叫你的名字。”

      Dean变得通红,一阵绯红沿着他的衣领向上攀升。“什么鬼——Edward,”他说着,倾身过去用他的筷子敲那个精灵,“过来,你个小屎球,我要——”

      “你就有!你就有!”小精灵说道。

      “起来,”Dean说,“全都给我起来,快,去外面停车场,我认为是时候让我们来好好聊一聊了——”

      Sam全程石化,嘴里塞着嚼了一半的捞面。房门在Dean身后关上的声音才让他重新活了过来。他把筷子戳进外卖盒里,掌根摁在前额。他的脉搏跳动过快,悸动着,像是发烧还是紧张什么的——不过他为什么要紧张,反正Dean又不是真的那样,那些小精灵有时候会有那种想法是因为他们不懂人类社会是怎样运转的;那话又不是真的有什么意义

      Dean回来了,脸还红着。小精灵们跟着他,低垂着眼,全都被治得服服帖帖。“抱歉了,”Dean说,“我不知道他为什么——额,我猜他只是——”

      “没事的,”Sam说,“反正你又不是真的——”

      “不是。没有,当然没有了。”Dean说。

      “好吧。”Sam说,清了清嗓子,“要幸运饼干吗?”

      这倒平息了Sam的妒火。虽然他知道这不是真的——不可能的,没可能是真的——不过他也好奇Dean和小精灵们都知道的真正的秘密是什么,那些他只告诉它们而Sam可能永远无法得知的事。Sam已经有太长一段时间不能知晓Dean的秘密了。

      小精灵们似乎将无时无刻折磨Sam视作自己的人生目标了。只要Dean听不见他们的时候——在浴室,或是在加油,甚至是戴着耳机在床上休息的时候——总会有一个小精灵悄悄靠近Sam然后说些不该说的话

      “他今天早上又那么干了,”戴红帽子的那个说。Dean已经在浴室呆了15分钟了,天知道他在做什么。“就是你去买咖啡的时候。他在床上翻过身,然后把手伸进内裤里,不一会儿他就开始呻吟着叫你名字。这是不是他想操你的意思?”

      “上帝啊。”Sam道,成功地呛了一口正在喝的饮料。

      “我就是以为你没准儿想知道嘛!”小精灵说,钻回了床下,别的小精灵都在那儿小憩。

      在俄勒冈州东部,Sally说:“我觉得你俩应该接吻。肯定很性感。”

      Sam翻个白眼说:“Dean给你们看太多动作片了。”

      “那天我们还看了一部两个男人的,”Sally说,“超性感。”

      “你还能感到性奋?”Sam问。

      “Dean说很性感。”Sally说,好像对她来说这就够了——也许确实是够了。擦,,Sam都没想过小精灵会性别。Dean简直颠覆了他的世界观。

      在科罗拉多州的某处,Dean和小精灵一起消失了一个下午,黄昏的时候才带着两瓶龙舌兰酒回来,他脸上的表情让Sam不敢仔细解读。“车里有披萨,”Dean说,“没法一次全拿进来,不好意思啊。”

      “我去拿吧。”Sam说,然后利用走去车边再走回来的这两分钟让自己的心跳恢复到正常水平。

      他们吃了披萨,然后开始喝起酒,Dean慢条斯理地往手上撒盐再舔掉,然后往嘴里扔进一片柠檬,饮下一口酒,冲着Sam有些羞怯地笑。Sam根本没有时间浪费在走程序上;他直接拿起瓶子狂饮,一口气吞了五口,烈酒一路烧到他胃里。

      “哇,”Dean说,“慢点喝,牛仔,有一整晚的时间呢。”

      “让我们试试!”小精灵们说。

      “我不知道啊,小家伙们,这玩意儿可能会让你们吃不消的。”Dean说。

      “我们有钢铁般的肚肚!”绿帽子那个说。

      “好吧,光是你叫那是你的‘肚肚’这点,就让我有点怀疑了。”Dean说着,但还是往一个小碗里倒了一点龙舌兰,小精灵们围挤在碗旁喝了起来。

      “恶。”Sally说。

      Sam忍俊不禁,他开始大笑不止,在床上打滚。“你这家长当得太失败了!”他大声道,“他们不喜欢龙舌兰!”

      “好吧,不是人人都能喝的吧,我猜。”Dean说着又喝了一杯。

      Sam从他那偷过酒瓶,一直喝到屋子开始打转。有个小精灵坐在他胸口,可他一点也不介意。它蛮可爱的,他拍它的时候还觉得有点毛茸茸的,而且他喜欢Dean看着他的方式,满眼温柔而且…渴望,有一点吧,有那么两秒Sam允许自己想到这个词。

      “嘿,”Dean柔声说,“我觉得你喝得够多了,Sam。”

      “不够,”Sam说,“给我——再来一杯,嗯啊。我还能喝。”

      “你确实能喝,但你也许不该再喝了。”Dean说,抢过酒瓶放到了床头柜上。他爬上床,爬到Sam边上,缩进他身旁,放在Sam腹部的手掌随着每次呼吸而起落。Sam的神经像是通了电,火花四溅,就像是在黑暗里用力咬薄荷糖球时迸出的火花一样,那是他四年级时做的一个老套的科学实验。他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盯着Dean的嘴唇会想到这些。

      小精灵们现在都睡着了,轻声打着呼噜。Dean抓起在睡在Sam身上那个,放到了另一张床上,它便和其他精灵挤作一团。

      “他们蛮可爱的。”Sam说。

      “我知道你这么想。”Dean说。

      “他们一直——他们告诉我一些事,Dean。他们说你——怎么说,Sally告诉我说我应该吻你,她说那会——她觉得那样会很性感。”Sam一只手覆上眼睛,躲着Dean,躲开Dean目光里快要灼伤他的热切。

      “他们不知道怎么管好自己的嘴。”Dean说。

      “所以说是真的咯。”Sam说。

      “你怎么想。”Dean说

      “我想——我也不知道。Dean。”Sam将手覆上Dean的手,两个人一起感受着他胸腔的起伏。“我想。我想要知道现在你的嘴唇尝起来是什么味道的。我敢说尝起来像龙舌兰。”

      “只有一个方法可以找出答案。”Dean说,然后他把Sam的手从他脸上拿开,向前倾身让他们的双唇相触,干燥温暖。Sam转向Dean,一只手勾上Dean的脖颈。Dean喉中发出一阵低沉的声音然后张开嘴,舌尖滑出掠过Sam的嘴唇,而Sam虽然醉得不像样,但他也想要——Dean唇边那香甜的酒味,他的手掌抚过Sam胯部时那更醉人的轻压,好像Sam是他想要紧拥且永远不愿放开的东西。

      Sam听见自己出声了,但也无法自制。他靠得更近些,膝盖顶入Dean双膝间,他们的身体就这样完美契合,像是枪里的零件严丝合缝地相互嵌入。

      他不知道这样持续了多久。Dean最终回撤,一只手捋过Sam的头发。“你可真是乱得一塌糊涂。”他说。

      “才没有,”Sam说,“再吻我一次。”

      Dean照做了,之后便翻身下床,走向浴室。Sam叹口气,挪动着紧贴床垫的肩膀,安顿下来。

      “给。”Dean说。他拿着一杯水,一只手放到Sam颈子下方帮着他喝水;然后他关灯,爬回床上跟Sam睡一起,抱着他。Sam感觉自己应该想要点别的什么东西,但一切都在眼前了:Dean环抱着他的双臂,他俩一起呆在这静谧的黑暗里。

 

***

 

      第二天,Sam已经半信半疑地以为那场小插曲是做梦罢了,直到他们在洗手台前争夺位置时他的胳膊擦碰到Dean的手臂时,Dean脸红了,燥热而突然。接下来待到Sam从浴室走出来时,Dean已经去了麦当劳并且买回一个烟熏蛋汉堡。

      “觉得这大概能帮你缓解下宿醉。”Dean说着,晃着一盒布洛芬[止痛药]。

      Sam的宿醉没那么严重,但多年前他就已经学会了面对Dean只能见好就收。他吃着三明治,Dean开着车穿过通往州际公路的崎岖小道。昨晚发生的事让他感觉很奇怪,他努力忽视着那股沉重的不安,不过他也愚蠢地感到开心,因为他又夺回了Dean注意力;他就这么安心接纳这一切,就像是久旱逢甘露一样:Dean时不时侧眼瞥向他,他把无线电台调到摩城音乐[由福音歌和节奏布鲁斯(R&B)改良后的黑人音乐]而没有让Sam经受金属乐队[Metallica:重金属乐队,丁哥的爱]的折磨。他一点都不在意自己的头疼了。Dean摇下车窗,小精灵们在后座跟着Aretha[Aretha Franklin,美国灵乐巨星]一起哼唱;Sam就这样进入了梦乡,沐浴在阳光下陷入不期而至的沉睡。

      这一切并没有消失。Dean集中注意力的时限跟6岁小孩一样,所以Sam想当然认为他很快会失去兴趣然后回去继续跟小精灵讲粗俗的笑话,但事与愿违。Dean开始在餐桌下踢Sam,他的靴子碰撞着Sam的运动鞋。过了三个州之后Sam才反应过来,不过当他们在拉斐特[印第安纳州西部城市]的苹果蜂餐厅[美国品牌连锁餐厅]时他终于看出了端倪然后说:“Dean,是在试图跟我玩碰脚调情吗?”

      “没有,”Dean皱眉说,“吃你的洋葱圈。”

      Sam完全抑制不住自己脸上蔓延的笑意,“你绝对在跟我碰脚调情。Dean!”

      “闭嘴。”Dean说。

      回到车上,Sally爬出背包,紧抓手刹。“什么是碰脚调情呀?”她问。

      “就是我要杀了Sam因为他是我眼中钉[原文a pain in my ass]。”Dean说。

      “那我猜我就只好安息了。”Sam说。他陷进座位里,分开双腿,一只手放到大腿上,任由自己的大拇指擦过拉链下方的裤缝。

      Dean大声地咽口水,伸手打开了无线电。

      “听Jimi Hendrix[美国著名吉他演奏家,被公认为摇滚音乐史中最伟大的电吉他演奏者]!”小精灵们说。

      “小杂种要求还挺多。”Dean说。

      在杰克逊[美国密西西比州的城市],小精灵们蹦到Sam腿上弄醒了他。“我要把你们全都掐死。”他说。

      红帽子那个跳下床,跑进浴室,“Dean,他说他要杀了我们!”

      “怪不得他,”Sam听见Dean说,“我告诉过你们不要扑他身上。”

      Sam翻身下床,睡得太多有点头晕眼花。他刚正梦到Jess给他做了一个带芥末和番茄的火鸡三明治,当他揭开顶上那层面包时,那堆盘绕的芥末酱看起来像Dean的脸。在那之前还有只狗和阿根廷的地图啥的。他恨自己的潜意识。

      “Sammy?你起来了?”Dean高声问。

      Sam走进浴室。Dean穿着四角裤站在洗手台前,手握剃须刀。

      “你的蠢精灵弄醒我了。”Sam说。

      “嗯,抱歉啦,他们有点活跃过度,”Dean说,“大概不该给它们喝咖啡的。”他昂起下巴,剃刀沿着喉部刮下去。

      “可能是不该。”Sam说。他挠着肘部。Dean的乳(和谐)头看起来又怪又肿。Sam好奇要是它们被自己舔了过后会是什么样,是不是会在他的舌下变硬。

      Dean瞥他一眼,他的脸上点缀着剃须膏的残留物。“什么情况?”

      “哈?”Sam问,目不转睛。

      “你出声儿了。”

      Sam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在想你的乳(和谐)头?“呃,是小精灵。”

      “对哦。”Dean咧笑着说。

      “Dean!我们想要薯饼!”一个小精灵在另一间房里嚷道。

      “使命召唤,”Dean说。他俯身贴近洗手池,向脸上浇水。Sam递给他一条毛巾,Dean接过来擦干脸。他一只手抚过自己的下巴。“你看。跟小宝宝的屁屁一样光滑。你想感受一下吗?”

      “我。嗯啊。好吧。”Sam说。他走上前,手指沿着Dean的下巴勾勒着——柔滑又温暖的肌肤。Dean从齿间吸着气,Sam觉得他大概——他可以——

      “你们要接吻了吗?”一个小精灵问,Sam转头看见他们全都堆在门口,仰头瞪着大眼睛。

      “上帝啊。”Dean喃喃道。

      “是你教会他们说话的。”Sam说。

      “啊,好吧,反正我经常犯蠢也不是什么秘密了,”Dean说,“操,好吧,你们几个想要什么,想要薯饼吗?”

      “薯饼和亲亲!”Ed说。

      “那就薯饼。”Dean坚决道。

      早餐的时候,Sam边吃着煎饼边观察着——半是兴味半是绝望地——Dean悄悄地将叉子上的薯饼往背包里张大的嘴巴里喂。

      那天下午,Sam在床上调查的时候睡着了,当他醒过来的时候,Dean在他身旁平躺着,不停换着电视频道。

      “嗯嗯噗,”Sam说着,伸展四肢,听见自己的脊椎咔嚓作响,“我还以为你在教小精灵怎么给车换机油呢。”

      “我教了,”Dean说,“现在教完了。都快5点了。”

      “他们难道不该早就知道怎么换油的吗?他们之前可是在里面啊。”Sam说。

      “不,”Dean说,“他们只知道怎么捣乱。”

      “Dean让我用了扳手!”Sally说。

      Sam嗤鼻,被逗乐了,然后翻身侧躺。Dean的左臂上蹭上了一块油渍,刚好在袖口下方。Sam蹭着油渍,将油污在Dean的皮肤上抹开来。

      “嘿,”Dean道。他在床垫上扭过身子,知道自己与Sam眼对眼,鼻碰鼻,距离近到可以触碰。“你要,呃。我们该——我是说。”

      “我们不必讨论这事。”Sam大度地说。

      “噢感谢上帝。”Dean说。他一只手置在Sam髋部,手掌随着骨架而弯曲,侧过头嘬着Sam的下颔。

      “他们在亲亲!”一个小精灵尖声叫道。

      Sam撇过头,脸红耳赤,感受着Dean湿润的双唇划过颈部。“Dean。如果我们要做——额。小精灵们看着我没法继续。”

      Dean抱怨着呻吟,震动顺着Sam的脖颈而下。“上浴室坐着去。”他说。

      “啊,为啥?”Sam问。

      “不是说你,笨蛋,是说小精灵,”Dean边说边坐起身,“全都去!我认真地,小家伙们,去浴室等着我来接你们出来。”

      “嗷啊啊,但是我们想看嘛!”戴绿帽子那个说。

      “不行,”Dean拒绝,“我会给你们买来这世上所有操蛋的薯条,行不?给我们半小时就好。”

      “十分钟我也勉强接受。”Sam说。

      “十五分钟,”Dean说,“求求你们了,”然后小精灵们不满地嘟囔着,但也列队走进了浴室。

      “那么…”Sam说。

      Dean一下摔回床上,“好了。开心了?”

      “岂止是开心。”Sam说,将笑脸埋进Dean的肩膀。

 

***

 

      Sam是认真的:他相当开心——能定期啪啪,而且又重获Dean的全部注意力,Dean的眼神一刻不离,Dean的双手简直是分秒必争地放在他身上。

      而另一方面,小精灵们就没有突发事件前那么开心了。

      “我们好无聊。”他们会嘀咕,紧攥着Dean的裤脚。

      “看电视去。”Dean说。

      “我们想看你们。”他们说。

      “好吧,Dean。他们这么想看我们上床让我有点害怕。”Sam说着抽出自己伸到Dean衬衫里的手。

      “他们就是一群变态小混蛋。都怪我教得太好了。”Dean说。

      “你清楚我们可以听见你说话的,对吧。”蓝帽子说。

      “快去浴室。”Sam指着浴室说。

      “我们不喜欢浴室。“Sally哭号。

      “世上所有的薯条!”Dean勃然大怒,“天呐,小家伙,你们无时不刻都在看动作片。Sammy又他妈那么纯良,我简直不懂你们为什么——”

      “啊你够了,”Sam说,“我要撬开手铐了。”

      Dean咧嘴笑,“真的?”

      “我们喜欢手铐!”Sally说。

      “浴室。”Dean命令道。

      这几乎都让Sam感到内疚了,但他真的不想自己和Dean爱爱的时候旁边坐着五个小精灵。他们可是欲壑难填的偷窥狂,再说Sam最想独占的东西莫不过Dean汗湿的宽阔后背,还有他将老二滑入Sam后(和谐)穴里时自言自语的哼哼声。Sam可不愿分享。

      小精灵开始时时刻刻都在抱怨:他们想要奶昔,裹巧克力的葡萄干,污污的动作片,去迪士尼乐园度假。一开始Sam还饶有兴味,但不久就乏味了,而且他能看出这一切在慢慢消耗着Dean的耐心,他比Sam跟他们呆一起的时间还多。如果他们快把他逼疯的话,Sam随时可以在下午离开旅馆,但Dean没有这样的特权。

      所以当某天早上Sam醒来发现小精灵们已经不见了的时候,也觉得不足为奇了。

      Dean却慌得手足无措。他花了一早上搜寻他们住的旅店、黑美人,还有旅店后面那片灌木丛生的树林,但一无所获;他们已经走了,而且从Dean远离了他们却没有痛苦地蜷作一团的样子Sam已经心知肚明了。

      “Dean,”他终于开口,尽量温柔地说,“我很确定他们已经不在这里了。”

      “操,”Dean说。他坐到发霉的树桩上,任由双手在两膝间晃来晃去。“我只是——操,Sam,我知道他们不在了。我只是。我真的很喜欢他们。”

      “我知道,”Sam说,“挪过去点。”他与Dean肩并肩坐着。“可是兄弟,他们可是小精灵呀。我相信他们已经找到一辆别人的车来破坏了,而且我敢说他们在那儿比在你的背包里呆着开心多了。而且我说,我们又不能让他们跟着你晃一辈子。他们终于对你没了兴趣是好事。”

      “我知道,”Dean说。他在泥土里蹭着靴子。“随便了吧。”

      “你是要哭了吗?要是的话我可能就必须跟你脱离关系了。”Sam说。

      “我他妈一辈子没哭过。”Dean说。

      “好吧,如果你有泪要流的话,说不定可以说服我给你口一个。”Sam说。

      Dean得意地笑着,“好吧。”

      Sam上eBay买了一张80年代那部电影《小精灵》的海报[真的有这部电影,1984年的《小精灵(Gremlins)》]。他把海报卷起来放进了Dean的行李里,主要是想开个玩笑,但Dean却把海报贴在了黑美人后备箱里,而那张海报在那呆了两年,直到他们在佛罗里达州被卷进一场飓风,后备箱进了5英寸[约13厘米]的积水,后来Sam又买了另一张海报,在Dean等后备箱一干就马上把海报贴上去时,还装模作样不承认自己觉得这样的Dean超可爱。那张海报维持了很长一段时间。


FIN


-------------------------

【一个彩蛋】

我一时鸡血摸出这篇大鱼是因为一个podfic,没有错就是fanfic的有声书版,妹子把小精灵的声音处理得敲!级!可!爱!!啊啊啊啊啊!!!!

podfic的读者叫EosRose,我在此强行推荐每位朋友都朋友请戳这里或者这里来感受一下我的炸裂。

(翻到一半发现SY上八百年前就有翻译了,然而我还是任性翻完了,就为了显示我安利这个podfic的诚意,真的!悄!可!!爱!!!)


评论 ( 9 )
热度 ( 35 )
  1. 西2013Riv 转载了此文字
    敲可爱的文

© R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