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v

一坨无趣又色情的Incest狂魔

【无授翻】【SD】Fumbling in the Dark 暗中摸索(44)

原文地址

Fumbling in the Dark: Love Advice For the Romantically Impaired 

暗中摸索:致恋爱不能之人的爱情忠告

作者:leonidaslion

分级:Explicit (最后一章才到这个分级)

配对:DeanWinchester/SamWinchester

摘要: 真爱是盲目的


几句废话

(所有的斜体字都用加粗代替了)

由于没有beta,所以难免有错欢迎任何形式的捉虫以及建议

所有的行文别扭没有文笔都是我的原因,有能力和等不及的朋友们请一定去看原文好吗


【以下翻译正文】


第四十四章:察觉(All Hell Breaks Loose, Part II)

      Sam把他带到一家汽车旅馆。他甚至都不给Dean时间跟Bobby和Ellen道别。他差不多是把他推进Impala里然后飞驰而去,像是他忘了刹车在哪一样,接着,当他们一到停车场,一个急刹让Dean哼哼着被往前抛去,幸亏他系好了安全带。

      接下来Dean就被塞进了房间,在意识到Sam会有所动作之前,他就被扭倒在了床上。随后就是在暗中摸索——Sam忘了打开操蛋的灯——而Dean的下巴不慎被手肘打到,因为他在自己的外套和衬衫被扒掉的同时也在尽量避免挡住他弟弟的动作。他的脑袋嗡嗡作响,之前被脸朝下扔到墓碑上那灼烧的痛感还在,而他作出吃痛的表情却拉扯到了额前的伤口。

      可这点不适感跟Dean面对着弟弟无声的命令之激烈时的慌张比起来,简直只算是个小烦恼。其实对于Sam还没抱怨死他这事他还挺害怕的。不过在这种情况下——在Sam的满腔怒火让他没法正常操作他那颗过于聪明的脑袋时,他便会转而跟随自己的本能行事——Dean明白最好的方法是装傻充愣,所以他也就照做了。

      之后得到的结果是他被扒到只剩四角裤,在床上疑惑地眨着眼,与此同时Sam拿着他的衣服走回门边,开门,然后把衣服丢到了门外过道上。

      “喂!”Dean叫道,这才慢半拍地坐起身。

      Sam转身,目光如炬,怒火中烧,“你要是想要你的四角裤也被丢到外面的话,那你就继续说。”

      Dean没被吓到…算是吧,不过也相当不自在,而且现在的Sam显然已经失控了,所以聪明的话最好是保持沉默。他看着Sam同样也脱掉衣服,当他弟弟回到床上几乎是整个躺到他身上时,他也没有反抗。

      “哥们儿,”片刻过后他哼哼道,“压到我了。”

      “闭嘴。”Sam答道,虽然Dean不能看到弟弟的脸,但他能从他的声音里听出眼泪。

      他闭上了嘴。

      Sam就这么安静地呆了一会儿,只会发出那种轻柔的喘息声,这表示他在边哭边尽力忍住不哭,接着他手脚并用缠住Dean,紧紧抱住他,耳语道:“你个笨蛋。”

      Dean觉得这是Sam能放出的最无力的攻击,所以他就躺在那儿享受着Sam给他当毯子的感觉。Sam将他紧抱着的感觉。

      还能这么呆一年,他想道,将自己的手绕过去回抱着弟弟。

      “如果你死了,”Sam喘息道,“Dean,要是你——”

      “每个人都会死的,Sammy。”

      听到这话Sam抬起头,即便在这昏暗的旅馆房间里Dean都能看出他弟弟一脸痛苦。“除了我以外?”

      Dean转开视线——没办法直视Sam受伤又可怜的眼神——然后试图用问问题来转移话题:“所以为什么你的衣服就能留在房间里呢?”

      “因为我没有潜逃风险,”Sam简短地回答,“还有不要——不要试图转移话题,Dean。我不会的。我他妈不会失去你的。”

      “抱歉了,Sammy。是我先卖掉灵魂的。比你快一步。”

      Sam的眼神随着这句刺激而改变——变得阴沉、激烈而狂躁——随后他的头猛地前倾。

      Dean很肯定自己会被撞头,于是设法向后避开,可身下的枕头和床垫挡住了去路,所以他无处可躲。在他能想出另一个撤退策略之前,Sam的唇已经贴上了他的,粗野而渴求,Dean的内心突然缠作一团,颤抖着像是要倾倒。

      Sam在吻他。

      不过,这…有点像是攻击,因为Sam可以说是在袭击Dean的嘴,用力啃咬着他的下唇,几乎要见血了,所以说这也不是很奇怪。待到Dean反应过来开始回吻的时候,也只是因为他意识到自己是被卷入了一场缠斗,而且反击是有点必要的。再说了,他才不会躺在那儿像个孬种一样默默承受。在这方面他可是经验十足,如果这就是Sam想要的交流方式,那Dean肯定要好好利用自己的技巧了。

      这可是关乎自尊的问题。

      在好几分钟内事情都有些让人困惑,直到他们的怒火(只是压力太大而已,近几天他俩都承受了过多压力)平息,然后他们都明白了这样跟打架不大一样。接着Sam扭开头,挪开嘴唇,而就算Dean有那么一秒追随他的动作而去,那也只是因为他还没有证明完自己的观点。

      他也不是百分百确定到底是个什么观点,反正他只知道自己还没怎么表达完。

      Sam再次低下头,这次将前额贴在了Dean的肩膀上。当他开口的时候,他的声音低沉哽咽,满含情感,对Dean来讲太过痛苦的情感。

      “我会救你的。你听见我说的吗,Dean?我要救你。”

      Dean盯着天花板,嘴唇还湿润刺痛着,但他没有回答。他在忙着调整呼吸。



----------

TBC


评论
热度 ( 18 )

© R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