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v

一坨无趣又色情的Incest狂魔

【无授翻】【SD】Fumbling in the Dark 暗中摸索(29-32)

原文地址

Fumbling in the Dark: Love Advice For the Romantically Impaired 

暗中摸索:致恋爱不能之人的爱情忠告

作者:leonidaslion

分级:Explicit (最后一章才到这个分级)

配对:DeanWinchester/SamWinchester

摘要: 真爱是盲目的


几句废话

半年前突发鸡血的翻译,当时没有经验没有beta,并且没有翻完,欢迎任何形式的捉虫以及建议

所有的行文别扭没有文笔都是我的原因,有能力和等不及的朋友们请一定去看原文好吗

 
【以下翻译正文】


第二十九章:记录(The Usual Suspects)

      Diana一点不信那项指控,虽然她相信他犯下了其他的罪行。

      Pete把他的罪名抛出来时,他的反应不大对劲——更多的是被冒犯的恼怒,而不是自以为是的优越或是被揭发的惧怕,可后两者刚好是罪名成立的表现。还有Sam,健壮得跟公鹿似的,看起来完全能顾得自己周全。当然了,曾几何时他也只是个小孩子,没准事情就是从那时开始的,但他身上并不见有心理创伤的迹象,而且假设是Dean逼迫他保持那种关系的想法在她心里也站不住脚。

      不过之后,一切就清晰明了起来。令人眼花缭乱的刑事控诉记录变成闪光的荣誉勋章——这些在温家人的工作记录里完全不是污点,反而是身经百战的奖章。但其中一条指控不能像其他一样被镶金表彰,而Diana很欣慰那不是——也不可能是——真的。

      直到Pete在她脚边挺尸在地无人过问(那个杀人犯,满嘴谎言的混蛋),她才静下来去怀疑那个指控是不是也有根源的。无风不起浪——俗话是这么说的吧?——Diana这才头一次感到火苗的温度在她皮肤上窜动。

      她注视着Sam解开Dean的手铐——她注意到用的是回形针,虽然钥匙就在Pete的皮带上伸手可及。Sam并未注意到钥匙在那儿——他眼里除了他哥再也容不下其他。他急不可耐到没法等两边手铐都解开。一只手铐晃悠着被解开,他立马就把他兄长拉近怀里,用紧绷的双臂把他锁住。

   Dean几乎是即刻就抱了回去。他将脸贴到Sam的喉边,闭着双眸深深吸气。

   也许他俩散发出的不顾一切的情绪是因为Dean刚与死神擦肩而过,但Diana不能否认的是,温家两兄弟的举止像是分离了数年而非数天。当他俩终于舍得分开后,Sam解开另一边手铐时的方式带着太多虔诚的体贴。而Dean喃喃道:“你怎么不直接挫开,那样还能快点”的声音里有着太多宠爱的挑逗。接着手铐和回形针都被随意扔到地上,Sam轻轻拍身检查他哥,查看是不是有伤口。

   “我没事,兄弟。上帝啊。”Dean哼哼道,但Diana注意到他并没有推开Sam。他没有躲开他兄弟抚过他颧骨的指尖,也没有在Sam让他们额头相碰时转过脸,让他俩的嘴就只隔着不过几公分的距离。

   Diana一边看着他们呼吸着对方的空气,一边回想起他们找到Sam时的那间旅店。她想起只有一张床看上去被用过,然后静静等待着恶心的感觉占领她。

   但并没有。

   毕竟他们没有伤害到别人,而且他们的战场看起来是个孤独凄凉的地方。对于活在阴影中、以追捕噩梦为生的男人们来说,能建立这种隽永的关系一定是很难得的。不管是不是兄弟,这两人对对方的深厚感情都是一个奇迹。

   Diana朝下瞥了眼Pete的尸体,然后觉得与这世上那么多的仇恨和暴力比起来,一点点真诚的爱实在算不上是罪行。


第三十章:不可信赖(Crossroad Blues)

      好几天过后他们之间的紧张气氛才有所缓和——不过要是Dean再想着卖了自己,不管为了任何原因,Sam都会捆住他哥并且把他丢到Impala的后备箱以妥善保管——但当气氛缓和过后,Sam发现自己开始好奇了。这样很蠢,像个好奇宝宝,但每当他想象他哥的炮友们时,脑内总能有个可参考的形象(就算只能在Dean将姑娘带出酒吧时,匆匆瞥见一个纤纤背影和紧致翘臀这种不靠谱的画面)。再说了,这次他们在讨论的可是一个恶魔,但不论何时只要涉及到女人,Dean都会死要面子地全力以赴,而Sam知道契约要怎样才能生效。

      “那你吻了她吗?”在第三天清晨的早餐期间他问道。

      Dean从盘子里抬起头,边咀嚼嘴角还耷拉出了一截培根肉,然后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可能吧,”嘴里还包着吃的。Sam看着他哥吞咽的时候做了个鬼脸——吃东西时的Dean可不是最文雅的Dean。一旦嘴里空下来可以说话了,Dean就问道:“我们在说谁来的?”

      “在密西西比州?”Sam气急,“十字路口?有印象吗?”

      Dean的眼中闪过领悟的神色,然后随即又埋头忙于食物了。他之前亲近地贴在Sam小腿内侧的双脚又收回了他自己那边。“没有。”

      “那你是怎么赎回Evan的灵魂的?”

      Dean没有抬头,在座位里不自在地挪了挪身。他一直都是蹩脚的骗子。“好吧。我是亲了它。开心了吗?好奇心满足了?”

      现在Sam很确定这事还有更多内情,他并不开心也不满足。但他也能耐心地待到以后再问——宁可在Dean开启健谈模式时再问。

      又过了两天他才找到合适的机会。Dean那晚在走出酒吧后有些微醺,踉跄跌进副驾,一只手环着Sam的后颈,拇指滑入Sam的发间。他脸上那种满足随和的笑容Sam有一阵没见过了,然后他认为可以安全地抛出他一直想问的问题了。

      “那是什么感觉?”

      “嗯?”

      “你知道的,就是亲吻恶魔。”

      Dean嗤鼻。“你知道那是什么感觉,”他指出,“你吻过Meg。”

      “那可不一样,”Sam抗议。比如,他那时被绑着。还负伤了。而且完全没有积极参与。

      Dean安静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不知道。我猜大概和亲一个姑娘差不多吧。不过不得不仰头这点有些奇怪。”

      “这么说她很高咯?”Sam问,脑补着画面。

      “什么?”Dean问,手指在Sam的颈间僵住,“谁很高?”

      “那个十字路口的恶魔。”

      Dean的手指抽动了一下。“噢,”他说,由于某种原因声音有点尴尬缓慢,“对啊,呃。她。嗯。她很高。”


第三十一章:准尉(Croatoan)

      “那你怎么会从没参军呢?”

      Dean边满上一杯注定呛口的鸡尾酒边抬起头,发现Sarge就站在门边。那男人皱着的眉间透着打量的痕迹,嘴角也紧抿着,但他的眼神散发出的却是认同,所以Dean 倒也不以为意。耸耸肩,他的视线又集中到他正在做的事上了。

      “意识形态不同,”他简短地说道,忆起了他假扮成军校学员的那两周,以及他的那张利嘴给他带来的种种麻烦。如果他真的报名去参军的话,一半多的时间他都会在禁闭室度过。“话说回来,在这儿也有很多破玩意儿要人去打。”

      他以为谈话结束了,可Sarge反而走近来坐到了他对面,坐在了Sam被Dean叫出去找酒之前坐的位子上。

      “军队里有些事很有趣,”Sarge说着,举起一杯喝完的鸡尾酒扫了一眼,接着小心地放了回去。“个人来说,我觉得‘谨言慎问’就是屁话。我的准尉军官就是个玻璃,而他能把基地里的任何一个人揍得屁滚尿流。还有,他就他妈像一只狗一样忠诚,你知道吗?”

      “呃,我猜是?”Dean说,不确定为什么Sarge突然有要跟他讨论军事政策的冲动。

      但Sarge点点头,就像他们刚完成了一场颇有深意的谈话,然后起身,一只手放到Dean肩上拍了拍。“如果是他也会和你今天一样,做下同样的决定,”他说,稍稍捏了下Dean的肩膀,“军队里需要更多像你和你…兄弟这样的好人。如果我们能逃过这一劫的话。”

      Dean不确定自己喜欢Sarge在说出“兄弟”这词之前话语间的停顿——好像这家伙不是百分百确定他们有血缘关系似的——而在他正准备追问下去的时候,隔壁房间传来了东西被打碎和尖叫的声音。

      Sammy。

      在接踵而至的混乱中,到底谁和谁有血缘关系的问题一直都没有得到解决。 


第三十二章:吹嘘(Hunted)

      第一次接触Sam Winchester时,Gordon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种。直到现在他把Dean绑到他身前的椅子上,再次看清了他被破坏得有多彻底,这才意识到那个畜生的已经堕落到无可救药了。

      噢当然,他之前也注意到了:他俩太亲近了,无时无刻都要与对方碰触。远不止是一场将败之战里的战友。远不止是兄弟。

      还有每次Dean往Gordon的方向递来笑容时Sam的毛都快立起来的样子。好吧,这还只是Gordon手里大量真凭实据中的九牛一毛。

      当时他什么也没说——令人作呕,但轮不到他去插手,而且话说回来他之前挺喜欢温家人。现在也喜欢,这就是为什么他把自己的椅子拉近Dean然后说:“他对你做的那些事,很恶心。”

      Dean眼色阴沉地怒视着他,没有回答。

      “我没有侮辱你的意思,”Gordon向他的人质保证道,“我挺喜欢你的,Dean。你看上去是个好人,而你也是个中高手。但Sam…他就像是病毒。我这是在帮你,了结了他。”

      “那你倒是试试看。”Dean回道,嘴角紧绷给了Gordon一个冷笑,丝毫不同于之前的开怀大笑。这正是Sam玷污了他兄长的证据。先污染他再将他毁掉。

      “我不是想吹嘘自己的能力有多强,”Gordon看似随意地说,“但我会杀了他。我会往他脑袋里嵌进一颗子弹。”他向前伸手,将手轻放到Dean的脸颊。“那时你就自由了。”

      Dean猛地别开脸,下巴和脖颈都紧绷着,Gordon便任由自己的手落回大腿上。

      “等这事完后,”Gordon又开口,“你会感谢我的。没有人该那么触碰自己的兄长,就像Sam一直逼你的那样。”

      Dean笑了——声音艰涩——目光回到Gordon身上。“兄弟,你可真是太贴心了,不是吗?”

      Gordon告诫自己不能太过沮丧——Sam还活着,他兄长也对他紧抓不放——然后站起身回到窗前继续监视。

      待到这一切结束,他想着,不应留下Dean一人。他需要被小心对待,以改过自新。要让他回到战斗模式。没了那个污物的拖累,他会是个优秀的猎魔搭档。

      “你爱吃中餐吗?”他头也不回地问。Dean依旧愠怒而固执地沉默着,但Gordon并没觉得难过。这人的脑子还没回到正轨。“镇外有个餐馆不错。完事之后,我会给咱俩弄点吃的来。我请客。你觉得呢?”

      当然了,少了Dean的同意也不是不行——Gordon已然决定他要护着这个温家小子了。但要能同意的话更好。

      “下地狱去吧。”

      Gordon叹气。他还有很多活儿要做。


TBC

评论
热度 ( 12 )

© R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