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v

一坨无趣又色情的Incest狂魔

【无授翻】【SD】Fumbling in the Dark 暗中摸索(26-28)

原文地址

Fumbling in the Dark: Love Advice For the Romantically Impaired 

暗中摸索:致恋爱不能之人的爱情忠告

作者:leonidaslion

分级:Explicit (最后一章才到这个分级)

配对:DeanWinchester/SamWinchester

摘要: 真爱是盲目的


几句废话

八百年没更了,我还没有死,悄咪一更滚去看季终了,望大家都能挺住

半年前突发鸡血的翻译,当时没有经验没有beta,并且没有翻完

所有的行文别扭没有文笔都是我的原因,有能力和等不及的朋友们请一定去看原文好吗

 
【以下翻译正文】


第二十六章:不近人情(Children Shouldn't Play With DeadThings)

      死了过后好像一切就更清晰了。那些浑浊的人类的道德都被剥离了,唯独剩下月光和真相。她的感觉更强烈了,她的意识将急速的突触和脉冲连接起来①,这在以前人类的羁绊的妨碍下根本不可能。

      所以当Angela看见他们时——黑暗而愤怒,带着武器堵在了她和她明白是她应得的正义之间——她立即就辨出来了。矮点的那个看也不用看就知道高的那个在哪儿的方式。高的那个用眼神紧跟着矮的那个,用肩膀擦过他同伴的肩膀的方式。

      他们一起行动的方式,仿佛他俩之间只有一个目标。一个意识。一个灵魂。

      然后,晚些时候,她在阴影中看着他们伴着蜡烛和打火机跪在她的坟前。她用那新发现的,近乎不带人情的超脱来观察着他们离得有多近——那高个是怎样更能意识到他同伴的存在,而意识不到拥抱着世界的黑夜。她看出了他不断制造借口来触碰矮个的方式:欲罢不能的、贪婪的冲动,她从那些还有阳光和温暖肉体的日子中记起来了。

      那记忆增长到几乎让她快被触动了,然后一霎间她就忘了要注意脚下。那两个男人——应该说是猎人,如果她有见过的话——在她赤足踩到树枝发出的噼啪声下猛地警觉起来,然后追赶就开始了。

      Angela也不是永远都能从他们手掌中逃脱——当她知道他们已经接近她了的时候,她更愿意现在就了结了这事——那个高个,那一对儿里更不能察觉到危险的那个,她决定先处理掉。但结果他单独行动的时候更机敏,因为在她能缩短他们之间的距离之前,他转了个弯。他看着她,眼里奇怪又浑浊地交杂着怜悯和冷血,而当他用抢瞄准她,并向她脑袋里嵌进一颗子弹时他也没有手抖。

      那伤口刺痛着,子弹在她头颅里咯咯作响,干扰着她的思维。这意料之外的疼痛让她处在又困惑又半失明的状态,Angela一秒也没有考虑过周围环境就追了上去。她眼睛的聚焦刚好给了她能快速赶上高个猎人的优势,随着骨头断裂时令人满意的、刺耳的劈啪声她把他撞倒在地。她跨坐在他背上,捏住他的脸准备好拧断他的头了——看看他有多喜欢这疼痛——这时她被胸前像被一群黄蜂叮咬的刺痛分散了注意力。

      但是夜里并没有黄蜂,黑暗中也没有,然后当她抬起头的时候又是一击,他边瞄准她边把子弹全嵌进她体内。那些子弹把Angela从高个猎人身上轰下去,让她先站了起来然后被绊倒,向后跌进了她敞开的墓穴里。

      头顶的繁星明亮清澈,她在矮个猎人的身子挡住它们之前短暂地欣赏了一会儿。他滑入墓中,落在她上面并把她固定住。他低头看她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变成了带着正义又嫌恶的冷笑,Angela怒骂了回去。

      这人怎么敢蔑视她变成这副模样,而他和另外那位明显在——但刺入Angela胸口的银桩在她能指出他的虚伪之前,就将她的世界关闭了,而她最后的真实想法是死神有双漂亮的眼睛。

注:  ①原文是“hermind draws connections with rapid-fire synaptic pulses”,我还专门百度了一下突触和生物脉冲,文科生也不懂,只有大概这么翻译了,看不懂的话都怪我,反正我也不懂。


第二十七章:手铐(Simon Says)

      在他确定Andy不会告诉Dean对着他自己的脑袋轰一枪,或者浑身泼满汽油然后一把烧了自己后,Sam就让那家伙单独留在了他哥身边,让他能有足够的时间去浴室洗个澡。他知道他并没有离得近到沾上原本是个女人的烧焦的残骸而需要洗澡,但他仍旧能闻到那臭味(就像烤鸡的味道)紧贴着他的皮肤。在他洗干净过后他会感觉好点的。

      这个廉价旅店的墙壁薄得可怕,所以即便关着门开着淋浴,Sam也能听清另外一个房间里正在进行的对话。最开始只是Dean在盘问Andy,想从他身上挤出可能存在的每一小片信息。不过到了最后,对话暂停了。

      Andy用问题填补这间歇:“所以你俩睡一起,哈?”

      “是的,而且你坐在我们的床上,所以他妈的起开。”

      Sam边把洗发露搓出泡沫边对着自己笑了。Dean从来都不喜欢别人坐他们的床上。这有点像垃圾场的狗,再过一百万年Sam也不会承认他觉得那种护着领土的本能很可爱。

      一阵短暂的沉默后Dean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因为恼怒有些紧绷:“如果你不立即停止弄乱我们的东西的话,我就把你拷到凳子上去。”

      “好吧,好吧!我放下。”

      夹杂着淋浴的声音,那金属发出的咚的一声几不可闻。Sam能从那声音中能听出那是一把枪被丢到桌上了,然后为一把武器被如此粗暴对待畏缩了一下。接下来没有枪声,说明Andy在把玩那枪的时候没有无意间把保险给关了,但Sam也惊诧地意识到这事儿有多么容易就能往不同方向发展。他的心脏在胸腔中轰鸣,肾上腺素在血管中奔流。

      天啊,要是他在这里头都这么不安了,那在外面主卧里,Dean大概心跳已经快到要中风了吧。

      不出所料,一小会儿过后Dean的声音在撞击声后响起,在肾上腺素的影响下依旧粗糙而阻塞:“温柔点,天呐!”

      “不好意思。诶,这啥——噢。”

      “给我。”

      “小刀,哈?”Andy的声音又来了——肯定是在翻看Sam的包,Sam的脸颊开始发热、

      噢。噢我去。他真的,真的不想Dean看到那个东西。

      他此刻简直都能听到他兄长的讥讽了——‘还以为我教过你怎么取悦女人呢,兄弟。’‘那么,Sammy,你换口味的时候是决定在上还是在下呢?我嘛,我觉得你在下比较适合。’以及,不可避免的,‘草莓味润滑?你还更基佬点吗?等等,不要回答’

      这都是Sam的错,他…装备得过于齐全了。还有间或在准备工作方面做得比他个人能用到的更多。

      可是当Sam一脸痛苦地将前额撞到墙上的时候,Dean咯咯笑并没有出现。相反地,在又一阵更长的沉默过后,Andy清了清嗓子然后说:“所以你俩很亲近,哈?”

      “对啊,当然,我们很亲近,”Dean开口,听起来被什么东西分了神,接着突然停下的声音告知了Sam他反应过来Andy刚刚的问题了。“不,”他用一种完全不同的语调继续道,“不是吧。你刚刚不是那个意思吧。”

      Sam几乎都要为他们的客人感到抱歉了。

      “嘿,这,额。我没有立场来评判,当然了…”

      “够了。凳子。现在。” 


第二十八章:追求(No Exit)

      实际上Dean Winchester比她记忆中的更好看,因为现在他身上因不久前的悲痛而笼罩的憔悴被磨去了。之前他走进酒吧时的迟钝又被打磨锋利了,这次他看过来的目光中还有着上次没有的生动。

      这一次,当Dean看她时,Jo很确定他真的注意了她。

      当然了,这并不能保证他会追求她,但在这里的话可能性确实大了许多,离她妈妈远远的,没有了EllenHarvelle警惕的眼神。

      所以Jo用手臂搂过Dean,说他是她的男朋友,接着在他拍她屁股的时候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没那么可悲地兴奋。她期望他喜欢这手感(即便此刻他很明显并没有别的意思),但当房东一走Dean像扔烫手山芋一样放开她,然后开始训斥她不该出现——在这个同样也是她发现的案子上。

      这让她几乎都要完全放弃他了。

      但当她巡视他们刚租的房子并且发现只有一张床的时候,她就忍不住开始幻想他们可以在上面做的各种事了(被Ash当作玩笑装在她行李底下的经济装避孕套可就能派上用场了)。她边开着玩笑说要把小伙们丟沙发上睡的时候,边确保她的嘴角保持着引诱的角度来告知Dean她更愿意让同床共枕成真。

      他最好是瞎了才那么不注意这邀请的,必然的,之后就是她妈妈来电了(因为Ellen对她宝贝女儿和男孩们在一起这事儿像是有第六感似的)而随后余下的充满希望的对话就在混乱中被扔下了。

      反正到最后那床变成了悬而未决的问题,因为到头来他们工作了一整夜——或者说Jo熬了一夜。接近午夜的时候Dean倒在了沙发上(扭成了一个看上去都很不舒服的姿势),Sam则是在公寓楼里巡查着。

      Jo正忙着盯着他看,而没有在找资料,这时Sam的归来吓了她一跳,而Sam出人意料地拿着咖啡和油已经沁出来了的纸袋。他在门口顿了顿,看着Jo仍旧坐在桌旁而他哥哥在沙发上睡死过去,然后走过来把咖啡托盘和袋子(闻起来是甜甜圈)放到她面前。

      “他睡了多久了?”他问,低着声音,眼神定在Dean身上。

      “大概15分钟,”Jo用同样轻柔的声音回道。她随手拿起了一个塑料杯,在开口前先啜了一口,“我们是不是该叫醒他把他弄床上去?”

      撇开她的欲望不说,如果他们让Dean在那儿躺太久的话,那他起床的时候会浑身酸疼得要命的。

      Sam犹豫了一下然后摇头道:“算了。让他睡吧。”

      他说这话的方式让Jo知道了Dean并没有他表面上看起来过得那么好——告诉了她也许他晚上并没有休息得那么好。

      Sam踱步到沙发前俯视着他哥哥,她咬着嘴唇看着。Sam脸上的表情很有意思——充满喜欢和温柔,还有几乎是宠溺的表情——Jo想着她的目光应该回避一下。她看着这一幕,出于某种原因,感到像打扰了什么似的。就像偷窥狂似的。

      然后Sam伸出手,轻轻地用指尖划过Dean的侧脸。Dean发出了一种懒懒的又满足的声音,在又沉睡过去之前用另一边脸颊蹭了蹭沙发。Sam用拇指轻轻地抚过——而且不全是无意地——他兄长的嘴唇,然后任由他的手落回到身侧。

      Jo在醒悟过后胃里恶心地翻腾着,只有用一只手抓着桌沿以免自己掉下去。

      “你想睡床上吗?”Sam问道,举止格外随意坦率,就像他刚刚并没有在Jo的眼皮底下爱抚了他兄长的脸一般。

      “不用了,”她从麻木的唇间吐出,“我要熬夜看完这些。”

      Sam点点头,然后笑着,轻抚Dean的头发。那是个心不在焉的触碰——熟悉又亲密——噢天哪,难怪Dean之前无视她了。

      但是他们是兄弟啊,一个小女孩震惊的声音在她脑中叫嚷着。

      只是Sam和Dean看上去并不在意这点。

      第二天早上,当她看着Sam按摩着Dean僵硬的脖子时(Dean一直不停的呻吟像是在为成人片视镜一样),她在想她妈妈知不知道这事儿。 


TBC

评论
热度 ( 18 )

© R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