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v

一坨无趣又色情的Incest狂魔

【无授翻】【SD】Fumbling in the Dark 暗中摸索(23-25)

原文地址

Fumbling in the Dark: Love Advice For the Romantically Impaired 

暗中摸索:致恋爱不能之人的爱情忠告

作者:leonidaslion

分级:Explicit (最后一章才到这个分级)

配对:DeanWinchester/SamWinchester

摘要: 真爱是盲目的


几句废话

被喜欢的妹砸回fo啦开心的一更

我知道我说过一次更五章,可是后面这些每章的字数真的很多嘛,其实是我翻得太慢跟不上,以后每次能更多少大概都得看心情我翻译的速度了

半年前突发鸡血的翻译,当时没有经验没有beta,并且没有翻完

所有的行文别扭没有文笔都是我的原因,有能力和等不及的朋友们请一定去看原文好吗

 
【以下翻译正文】


第二十三章:迂回(In My Time of Dying)

      以一种迂回的方式,那个年轻人让Doris想起了她的儿子。当然了,那是数十年前遥远的事情了,那还是在战火纷飞的芝加哥——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她猜这年轻人会在学校的历史书上读到这段。可他很高,像她的Jimmy曾经那样,还有他的脸(她能看清的部分)在层层担忧下是坦率而善良的。

      在那年轻人来来去去的时候Doris可以从开着的门缝中瞥见他几眼——他的特别的人在走廊那头,她对面的房间。大部分时候他都是来;他来了然后呆上几个小时,而她的心脏和肺也许快不行了(充斥着癌细胞,就像蜂巢充斥着蜂蜜一样),但她的耳朵可是和以往一样尖,但他几乎都不说话。

      她想象着他坐在他的那个人的旁边,没准紧扣着一个年轻女子的手,没准是一双布满皱纹像爪子似的手——就和她的手一样。她想象着他的那个人渐渐好起来,然后坐了起来,最终出院了。她努力想象着那时年轻人的脸会是什么样,被安慰和欣喜点亮,然后觉得他看上去会是个英俊的美景。

      她最终还是向Annie问起了那个年轻人,在他第一次经过她门口的几天后,然后Annie低声地用遗憾的口吻告诉Doris那是场车祸,一场非常糟的车祸,而且过道对面那间房里的病人并不有望能好转。那病人是另一个年轻男子,Doris的年轻人的那个人,而医院文件上说两个年轻人是兄弟,但Annie用忏悔的耳语说她觉得那是个漂亮的谎言,为了能让那年轻人(他的名字是Sam,和那个先知Samuel一样)进去探望他的爱人。

      那之后,再看到那年轻人来来去去让Doris很伤心。这和她为她自己的情况感到的悲伤不一样,自己被遗忘被忽视地躺在这床上快要死去的情况。毕竟她度过了漫长而充实的一生,是时候让主带她回家了。他不应该去打扰那两位——不应该是像她一样躺在床上快死去的年轻人或是那个来看他坐着陪他的年轻人。那个让她想起了她的Jimmy的年轻人不应该感到这么悲恸的。

      在她胸中伺机而动、毁灭性的疼痛的陪伴中度过了一个相当不好的夜晚后,她看见Samuel又要离开了,然后她用她最大的努力提高音量沙哑地喊:“年轻人。”

      她觉得他不会听到她,但他听见了。他听见了然后走过来,一只手擦着眼睛。即便她视线再也不那么清晰了,她也能确定他一直在哭。然后她想,现在他在她房间里了,那她总算能看出那场意外留在他脸上的痕迹了——他的左眼圈有模糊的阴影,还有黑色的小斑点沾污了他浅褐色的皮肤。

      “您需要我去叫护士吗,夫人?”Samuel小心的低声问。又礼貌又体贴还要加个‘夫人’。Doris早就知道他会是个绅士。

      “不用,”她拒绝道。毕竟现在护士也帮不了她什么忙。这些天甚至连从静脉注射器里不断向她体内灌输的药物都没多大用了。“我只是想问问,”她停了下来,对他身后那墙上绽开的黑暗阴影感到有些困惑和混乱。

      Samuel走近了些,在迟疑了一下过后,伸出手然后握住了她的手。Doris将注意力从墙上的阴影转开,盯着他脸上的阴影看。她那充斥着癌细胞的胸腔在他握着她手的温和轻柔的触碰下温暖了起来。

      “你有着很美好的笑容。”她告诉他。

      “谢谢。您想问我点什么?”

      “对啊。你知道Frost先生吗?”

      “不好意思,我——不,我不知道那是谁。他是您的医生吗?”

      Doris虚弱地摇摇头:“不,亲爱的,那个诗人。”

      “噢,”他用更明亮更理解的语气说,“您是指Robert Frost。”

      “他有首诗。关于树林的。”

      Samuel点头:“《未选择的路①》。”

      “呀,一个有文学修养的年轻人,”她说,笑着,然后在一阵紧绷的疼痛攻击她时不得不咳嗽起来。墙上的阴影加深了,然后她感到已经没有太多时间给她来说她想说的话了,“我儿子一直很喜欢那首诗。”

      “那是首好诗。”Samuel同意道。

      “你应该一直选人迹更少的路。Jimmy就是在那儿遇见了他的一生挚爱。”

      透过她那开始变得模糊地视线,Sam的表情不知怎的变了,Doris知道他是试图想微笑。“我敢说她很性感。”

      “噢,他确实长得很好看。和那个David一样漂亮——就是带片树叶那个②。”

      Samuel突然站起来的动作里掺杂着尴尬,而且Doris可以感觉到他的手已经开始从她手中抽走了。

      Doris抓着他不放然后问:“他怎么样了?你自己的那个年轻人?”

      “Dean吗?”Samuel说,听起来很惊讶,“他不是——我是说,他…他会好起来的。”

      Doris听出了那句陈述中的绝望,然后想到了Annie告诉她的话(现在就只是时间问题了),于是拍着年轻男子的手:“那就好。”她说着,把放在枕头上的头斜到更直接面对着他的角度,“我想要你跟我保证点事儿。”

      “好的。”

      这回答来得很快,带着这些天所有承诺被许下时候的那种轻易,既然大家都知道了Doris不会呆太久来保证他们都兑现。曾经她还得用铁橇才能从她丈夫口中撬出承诺来。她猜如果他还在这儿看到她这副模样的话,那老Eddie Hershaw肯定会是另一种口吻了。

      “等你出去过后,你给我走人迹少的路。你和你的Dean都是。人生苦短,别管其他。”

      Samuel轻柔地笑了:“我觉得那不会成问题。”

      “好。”Doris说,最后拍了一下他的手,然后躺回枕头里看着那阴影从墙上剥离并向她走来,将她的世界变得如午夜般漆黑,“那就好。”

      之后Samuel就离开了,似乎轻声说着需要个护士或是医生,但Doris根本没有在意他。那阴影现在离得近了就变了,在自身那团漆黑中变得清晰,而且那看上去像Jimmy。那看上去像穿着军装和锃亮皮鞋的Jimmy,就和她送他上战场上去时一样。

      结果那是她最后一次见到他。

      “Jimmy。”她呼出一口气,看到他现在这么好——噢,他看起来太英俊了,和他当时站在路边手里拿着帽子头发里撒满阳光一样。当他走过来把手覆上她脸颊时,她冲着他笑了。

      “是时候出发了,Doris。”Jimmy说。

      “去人迹少的路。”

      “是的。”

      Doris闭上了眼,呼出了最后一口虚弱地气息。

      她要开始一场精彩的冒险了。

 

注:    ①未选择的路(The Road Not Taken):美国著名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的著名诗篇。全诗及翻译附下,来源百度百科

TheRoad Not Taken                             殊途/未选择的路

Robert Frost                                          晓峰 翻译

Tworoads diverged in a yellow wood,      金秋密林,展开二条小路,

Andsorry I could not travel both               遗憾满怀,无法同时踏足,

Andbe one traveler, long I stood                孤独旅人,良久伫立踟蹰。

Andlooked down one as far as I could 极目远眺,道路蜿蜒何处,

Towhere it bent in the undergrowth;          弯弯曲曲,出没林间灌木。

Thentook the other, as just as fair,       二择其一,选择这条小路

Andhaving perhaps the better claim,         于我而言,或许就是坦途,

Becauseit was grassy and wanted wear;    杂草萋萋,期待旅人光顾。

Thoughas for that the passing there          设想两途,皆是行者无数,

Hadworn them really about the same, 人流如织,彼此有何异殊。

Andboth that morning equally lay       清晨林间,铺展二条小路,

Inleaves no step had trodden black.          人迹杳茫,缤纷落叶密布,

Oh,I kept the first for another day!           留下其一,期待来日再补。

Yetknowing how way leads on to way,     了然于胸,此路已向它途,

Idoubted if I should ever come back.         扪心自问,能否回到当初。

Ishall be telling this with a sigh            一声叹息,昨日历历在目,

Somewhereages and ages hence:                年复一年,不知身在何处,

Two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茂密林间,方向由我选出。

I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向往孤旅,人烟稀少为主,

And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回首往事,选择决定归宿!

以上均来自该词条的百度百科

           ②个人认为这应该指的是那个雕像大卫?至于为什么会有树叶,我也不知道_(:з)∠)_

 

第二十四章:过失(Everybody Loves A Clown)

      Ellen在她的宝贝女儿刚十五岁的时候就赶走了第一个眼神游离手不老实的猎人。不过是几句礼貌的对话伴着一杯酒和一把随意放在他们中间桌上的枪。那男的跑出去的样子快得让Ellen觉得是他的尾巴着火了。

      Jo从来都不知道出过这问题。

      他们也不全都那么好对付,虽然Jo的判断力也不错(通常是的,除了在一两个人身上有过失)而且一旦她明白事理过后也不止能好好照顾自己了。Ellen很骄傲地看着她的宝贝女儿绕着吧台做事——她漂漂亮亮的Jo带着她不要废话的态度和操纵着霰弹枪的随意。

      Bill也会骄傲的,如果他能在这看到她的话,有天晚上Ellen看着Jo丝毫没有犹豫地敲开一瓶啤酒然后顺着吧台滑过去,就这么拒绝了又一个穿着牛仔的浪荡子的时候这么想。她也不是在多愁善感(这些天不是了,在John Winchester带着那悲伤内疚的表情回到她身边,给了她Bill猎魔时最喜欢用的刀而不是她的丈夫后就再也不是了),但她也不会骄傲地承认她想到这点的时候眼睛有点湿润了。

      Jo渐渐出落成了一个优秀的女人,但她也永远会是Ellen的宝贝。

***

      Ellen只真正担心过Jo两次。

      一次是Donnie Carlyle,Jo的初恋。Jo不停的和那小子从后面消失然后回来时头发乱成一堆嘴唇也红得不像样。当Ellen警告她那些小子什么都不懂容易擦枪走火时她表现得像Ellen疯了似的。就像Ellen没有经历过十七岁一样;就像她从未感受过一个女人渴望她的男人时那双腿间的热流一样。

      就像她没跟她爸妈说过一模一样的废话一样。

      但结果那Donnie不能更胆小了。有一天Ellen在Jo忙着签交货单的时候把他逼到点唱机边上,跟他分享了她的一点想法然后让他看了看她绑在髋部的枪,接着就是闹剧的结束了。Donnie被打扫出去后Jo无精打采了一阵子,但她很快就恢复了过来,感谢上苍。

      然后就走进了她的地盘。

      那个大摇大摆带着自大的微笑和个性大于生命的大男孩。好吧,他很漂亮,而且从他的收放自如中Ellen可以看出他知道怎么跟女人打交道。还有,在那疲惫的外表下也是一颗善良的心。

      但他只是又一个士兵而已,又一个等着发生的伤亡而已,而她的Jo是不会重蹈她的覆辙,为一个逝去的爱人而哀悼的。

      尤其是不能为了一个Winchester。

      可Jo已经有兴趣了,已经到了显而易见的地步了。她的举止很强硬但她会把感情流露在外——总是这样——而且她就差爬到Dean Winchester的大腿上然后命令他带着他俩去尼加拉瓜木桶漂流了①。

      当Ellen意识到Dean看回Jo的目光并不带温度时,她正在考虑着去拿她的霰弹枪。有欣赏,当然的(他最好是能欣赏Ellen的宝贝女儿),但就算隔着吧台Ellen也能辨出他并没有别的意思。

    直到后来,当她打扫她借给温家兄弟住了一晚的房间,然后发现只有一张单人床被睡过时,她才领会了原因。

 

注:    ①很多新婚夫妇都去那儿度蜜月。

 

第二十五章:箱子(Bloodlust)

      “好吧,我想就这样了,”Sam说着,从车子前面绕过来,拍了拍引擎盖,“我是说,并不是很完美,但你们有了着色的车窗,满满一箱的油,动力转向…”

      “Sam,”Lenore打断他,用她冰凉的手覆上他的手,带着被疲惫点缀的微笑,“这很好了。谢谢你。”

      “嘿,这是我们至少能做到的,在那之后,额——”他声音低了下来,不想提起整件Gordon把她绑椅子上然后用死人血来折磨她的事,接着用“——你知道的。”来作结。

      “是的。”Lenore回答,抬起了手。她有可能是说‘是的,她知道’或是‘是的,这是他们至少能做的’。从她谜一般的表情看不出到底是哪句。

      “我们会尽量把话传出去的,”Sam在把手插进兜里时说,“我不能保证有人会相信我们,但少一两个猎人追着你们也能有点帮助的,是吧?”

      “反正伤不了人。”

      Lenore拉开了驾驶座的门,开始把自己拉到座位后面,然后一只脚在踏板上一只脚在地上时停住了。当她越过肩膀看他的时候,她散发出的那种平静超凡的优雅带走了Sam的呼吸。

      “你知道吗,你不用担心他的,Sam,”她头歪向一边说,“他不会乱走的。”

      Sam稍稍僵硬了一下。“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他答道,虽然突然间他哥哥的脸就在他意识的边缘挥之不去了。他能回想起来,历历在目,Dean奉承Gordon时他的感受。那感觉差不多和看着他用锯子切断那个吸血鬼的喉咙时一样不对。

      那感觉更不好。

      “血浓于水。”Lenore平静地回答,但她边上完车边给的笑容露出了尖牙,然后开车走了。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5 )

© R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