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v

一坨无趣又色情的Incest狂魔

【无授权翻译】【SD】Fumbling in the Dark 暗中摸索(21-22)

原文地址

Fumbling in the Dark: Love Advice For the Romantically Impaired 

暗中摸索:致恋爱不能之人的爱情忠告

作者:leonidaslion

分级:Explicit (最后一章才到这个分级)

配对:DeanWinchester/SamWinchester

 

几句废话
半年前突发鸡血的翻译,当时没有经验没有beta,并且没有翻完

所有的行文别扭没有文笔都是我的原因,有能力和等不及的朋友们请一定去看原文好吗

 
【以下翻译正文】


第二十一章:灰色(Salvation)

      尽管他那么生气,但当他摔上门把Dean猛抵到旅馆墙上的时候,眼前出现也不是红色。相反地,世界因那阴暗朦胧的灰色而边缘模糊。他视线中唯一闪耀着的亮色是Dean的眼睛,含着泪光悲痛欲绝,每次他盯着那双眼看得太久或离得太近时,那生动而强烈的绿总是让Sam的小腹不安。

      Sam说了点什么——他不确定到底是什么,对着Dean破碎恐惧的眼睛他根本无法思考——接着,在下一个词卡在喉间时,Dean的声音插进来,粗糙而沙哑。

      “Sam,听着,”他说,“我们三个,就是我们所有的全部了。这就是我所拥有的全部了。”

      他的呼吸在最后一个词上凝滞了,Sam感到自己的胸腔因为同情而收紧,好像Dean是在为他们两人呼吸,就像他一直做的那样。他甩了甩头,就像他能把他哥哥的绝望甩开一样,就像他能把他自己脑中的一片灰雾甩散似的,而Dean就像一头受伤的牛一般带着固执的决心一路向前开垦过去。

      “有时候,”他用哽咽的,坦白的声音说,“我感觉我都快坚持不住了,兄弟。没有了你和爸爸,我——”

      但是Sam已经听够了。他抓起Dean的脸,手指因为胸口的疼痛而无力又笨拙,Dean的话因为差点没控制住的啜泣而中断了。Sam的视线眩晕着,跟此刻Dean一样,然后他盲目地向前靠近。他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大脑已经停工了,而是靠着他的心脏和直觉来驱使着他,但他现在可以感受到Dean喷到他嘴唇上的气息。他可以感受到Dean脸颊上粗糙的胡渣刮着他的鼻子。

      噢天哪。噢上帝,他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但看上去他没法放开Dean,而且此刻他调整着对他哥的脸的掌控,移动着Dean的头以便让他们的嘴更加完美地对齐,以便让他们的呼吸都能经过对方的嘴唇,这样就对了。这样——

      Dean试图偏过头,然后一股似箭般的否认从Sam的内脏穿刺而过,强烈到让他感到痛楚。他取得了更好的控制,把Dean拉向他,可Dean的眼睛躲向所有Sam没在的方向。Sam的注意力被Dean微张的唇抓住,在他哥急促凝滞的呼吸中一直盯着看,然后本能驱使着他又一次向前靠去。

      Dean再次把脸躲开,一阵绯红覆盖了他的脸颊,使得他那层层雀斑更引人注目了。当Sam的手摸索着将他异常激动的哥哥抓得更牢时,他感到一股回应的暖流煮熟了他的脸。

      当他强行把Dean的头往回扳时,他不确定自己寻求的是什么,但他很确定要是他兄长再拒绝他一次的话就会有后果要承担了。

      他开始移动,向前推进,这时Dean喘息着唤:“Sammy。”

      Dean的声音很迷幻——听起来他和Sam一样感到迷失无助又不可自拔——然后不知怎的Dean在挣扎下坠的认知到达了别的东西不能到的地方。

      Sam急速地眨眼,感觉那团灰色的钝度开始消散,然后任由自己的手从他哥哥的脸上滑落,向后退去。屋里的空气打在他脸上感觉像是冰块,但在和Dean离得太近的过程中却变得过热,如此接近…管那是什么。

      “爸爸,”他说,主要是为提醒自己他们在这儿做什么。他抬起来擦嘴的手都在颤抖,“他这会儿该打过来了。再打给他试试。”

      若是Dean走去拿手机时动作没那么平稳,那他们俩都没有指出来。


第二十二章:角度(Devil’s Trap)

      打一进来那店员就一直盯着他们。这让Sam有点不安——他知道他被揍成肉饼的脸看上去是什么样,但他也在血流成河的时候进过比这更好的食品商场,而甚至都没有人抬眼看他。然而这家伙开始感兴趣了,在他们沿着过道寻找补给品的时候,他一直在Sam和他哥之间阴森森地扫视着。

      Sam先选完了他的东西,然后疲惫地走向收银台。他本来期盼着一个让他不要惹麻烦的警告,但相反的,当他一走进,那家伙就靠过来悄声说:“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报警。”

      Sam眨了眨他那只没肿的眼睛:“什么?”

      “你不需要跟他走,”那店员回道,然后冲Dean的方向摆了个怒视的别有深意的表情。

      Sam已经疲惫不堪了,花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然后他长出一口气说:“噢。不是的,兄弟,你——这不是他干的。”

      “他们都这么说,”那店员怀疑地回,“听着,我明白他是你的男朋友而你认为你爱他,但——”

      “噢,”Sam打断道,比他原本打算的要大声。但是说真的,今天他真的不想面对这些废话。再一次。“他不是我男朋友。他是我哥哥。还有这不是他干的。”

      他阻止了这事,他这么想但没说出来,回想起了那恶魔的身体在他身上抽搐的样子,想起了在Dean过来把他拽起并搂进安全的臂弯之前,那些毒打和疼痛都是怎么停下来的。

      那店员给他的表情又同情又伤心:“听着,孩子,他可以给你山盟海誓,但你一直为他打掩护的话他会一直这么干的。”

      这时Dean拖着步子走了过来,怀里塞满了瓶装水和饮料,可笑的是,还有一本引起了他注意的色情杂志。他闭目塞听地走进这对话中,就像往常一样,把东西倒在Sam的东西旁边然后给了店员一个随意的微笑,当他注意到店员看他的眼神时又犹豫了。

      “啥?”他说。

      店员张开了嘴,Sam知道他是奔着什么去的——知道他要说什么。他的指控会是什么。

      Dean现在会一笑而过,当然了。他会当着店员的面大笑,带着那相同的自从他把Sam和爸爸放到车上疾驶而去后就不断散发着的虚假的轻松愉快。他会把那指控整个吞下然后再吐出来,用他在过大压力下总会采取的一贯刻薄的幽默来曲解——那幽默被他用来友好地嘲笑爸爸无所事事,而他和Sam在四处奔走调查,还有告诉Sam他真的很喜欢Sam对他自己的脸干的事。

      表面上,这误解对Dean来说不过是另一个笑话,但在内心这会像个裸露的伤口一样被他随身携带,因为他就有那么高尚那么愚蠢,以致于会相信这就怪他。只要那店员说出一个有关于虐待的字,Dean的脑袋就会像寻血猎犬向着新鲜的痕迹狂吠一样紧咬不放——应该动作更快点的,应该在那毒打开始之前就阻止的,他的错——可Sam不能让他哥哥这么对待自己。

      没有什么时间来思考,所以Sam就凭冲动行事,回身抓住Dean皮衣的翻领把他拉进一个吻里。这刺痛着Sam破裂的嘴唇而且Dean僵硬得像块木板——他惊呆了,嘴像冻住似的以一个怪异的角度压着Sam的唇。尽管这姿势很不舒服,可Sam也维持了足够长的时间让店员能明白他的意思,然后才放开Dean。

      他以为Dean会说他或者打他,但Dean就只是站在那儿,用一种空洞迷惑的表情看着Sam。但Sam往旁一瞥,发现店员看起来更愤怒了,这意味着他得立马把他哥弄出去了。一只手放Dean的肩上,他迅速把他哥拉离了收银台并向大门走去。

      “我来就好,甜心,”他说着,从Dean的后兜掏出他的钱包,然后给了他哥的屁股一记友好的猛击。

      Dean跳了起来,小小地叫唤了一声,向Sam摆出一个受了冒犯的表情的同时极不情愿地走出去,边走还边揉着屁股。

      Sam相当确定今晚又会听到念叨了。没准之后会给Dean来一套按摩,作为让他娇嫩的肌肤瘀伤了的弥补——这是唯一万无一失的方法可以让他还没开念叨就闭上嘴。

      当然,也不是Sam介意这事。Dean边呻吟着边在Sam的手掌下松懈下来实在是太好玩了。在那之后他也总是会依偎得更近点,而Sam眼下也确实需要更多的安慰。

      但那得等到晚些时候,一旦他处理完了这自诩的英雄然后他们安全地藏到Bobby的小屋里的时候。

      回过身,Sam对上了店员反对的眼神,然后在他一边脸又肿又疼的情况下,带上了他能做到的最接近Dean那吃了屎一样的贱笑①。

      “像我刚说的,”他边说边往回走,靠上收银台,从他哥哥的钱包里掏出一个五十,“我们需要满满两箱。哦,还有你在装的时候顺便扔几包M&Ms巧克力豆进去。我男朋友怎么也吃不够那东西。”

** *

      当他回到车上时,爸爸仍在后座睡着,而Dean带着做作的漫不经心坐在方向盘后面。Sam爬进车的时候Dean点了下头,等着他系上安全带,然后说:“我猜你对加之于我的那事有个好解释吧。除了我实在是出奇的好看外,我是说。”

      Sam嗤鼻——外表是Dean永远不会缺乏信心的领域——然后靠回了他的座位,“我受够了跟人解释我们有血缘关系了。”他答道。

      “所以你认为给我来个扁桃体切除术是个好的替代剧本咯?”Dean怀疑地回道。

      “噢,拜托,你生气只是因为你没先想到罢了。”

      Dean嗤笑一声,不屑地挥挥手,但Sam注意到他事实上并没有不同意。片刻过后,他又向前倾身从他脚下的棕色购物袋中翻出了一包M&Ms豆。当他向他哥哥大腿上抛去一包时,Dean发出了一种兴奋又开心的声音,而且在努力打开包装时差点就把车开出公路了。

      “现在这个?”在他完工过后立马抓了一把M&Ms豆然后说,“这才是真爱。就这个。”

      “有人告诉过你你是个不值钱的约会对象吗?”

      “嗷,Sammy。你嘴最甜了。”

      Sam小心地把头倚上车窗然后对着自己温柔地笑了。

      Dean开心的在他身旁,爸爸得救了,还有那个恶魔发自内心活该地被奉上一句‘操你’。

      总而言之,这渐渐酝酿成了美好的一天。

注:    ①原文为shit-eating grin,也就是笑得十分装逼得瑟至贱无敌。如图所示↓↓




【第一季完】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7 )

© R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