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v

一坨无趣又色情的Incest狂魔

【无授权翻译】【SD】Fumbling in the Dark 暗中摸索(16-20)

原文地址

Fumbling in the Dark: Love Advice For the Romantically Impaired 

暗中摸索:致恋爱不能之人的爱情忠告

作者:leonidaslion

分级:Explicit (最后一章才到这个分级)

配对:DeanWinchester/SamWinchester

摘要: 真爱是盲目的

 

例行的几句废话
半年前突发鸡血的翻译,当时没有经验没有beta,并且没有翻完

所有的行文别扭没有文采都是我的原因,有能力和等不及的朋友们请一定去看原文好吗

 
【以下翻译正文】


第十六章:前线(Shadow)

      他看着他们从窗口探头。

      他的男孩们。按社会法律来看的话现在是男人了,他猜,但在他看来他们永远都是孩子。

      他们受伤了,当他俩从嗡嗡作响的橘色街灯下走过时他看出来了。浑身的血污和瘀伤。Dean的动作拘谨得像是断了根肋骨,而Sam走路一瘸一拐的。他们互相依靠着对方——像统一战线似的缓缓移动着——这让John能有足够的时间看清Sam紧握着Dean肩膀的手,拇指来回地揉弄着。Dean的手更不易看清,因为在Sam身子的另一侧放得很低,但John相当有把握他长子的手指一定轻轻推进了Sam的层层衣物下。

      这么说来就是一切照旧,不管他内里不安的刺痛,John已经断了要将他们分开的念头。他曾经试过,试了好多年,但自从Sam去了斯坦福而Dean…好吧,那更像是跟一个鬼魂一起生活,而不是一个儿子。

      都是他的错,他猜想,他们变成这样。他已经接受这点了。

      他只是祈祷着他的孩子们在这事上能原谅他。


第十七章:困境(Hellhouse)

      看见了吧,恶作剧大战的问题就在于每次战争都会升级。然后就是休战——这不可避免地会被Dean打破——然后Sam基本上最后都要陷进是选痒痒粉还是水獭还是万能胶的困境中,直到他受够了然后决定要做个大人缴械投降。当然了,每次都还有在所谓的困境中跋涉的美好时光,这包括无下限忍受Dean,直到他厌倦了将他的欢乐建立在Sam的痛苦之上。

      Sam真的开始希望他能回到Richardson①和那些自称猎鬼者的人在一起。

      “那么,O’Leary夫人,”他说道,尽量保持着表情和声音的愉悦,“您说您丈夫去世前行为很怪异?”

      老太太点点头然后开始跟Sam讲述O’Leary先生大半夜在天花板上爬来爬去的新爱好,但Sam根本没认真听。他的全部注意力都被Dean放在他大腿上并在平稳滑向危险领域的手吸引了。

      该死的,现在可不是玩谁是胆小基佬②的游戏的时候 。

      Sam成功地稳住了胸中怒火直到访问结束,然后毫不疑迟地,一把拽住Dean的上臂把他拉进了离得最近的死胡同里。Dean坏笑着问有什么事这么要急,然后Sam就已经受。够。了

      他低吼着将他哥一把抵到墙上,欣赏着Dean脸上一闪而过的惊讶,随后开始进一步动作。要想把Dean固定就位并不容易,但过去的几个月Sam在坚持锻炼,所以他做到了。紧接着他隔着裤子攥住了他哥哥的老二,然后Dean的挣扎就再也构不成威胁了。

      “哇!”Dean道,不由自主地贴紧了墙。他甚至踮起了脚尖,就像这么做有用似的,然后Sam毫不怜悯地边咧笑着边加重了力度。Dean作为回应的那种哽咽的声音向Sam的腹部送去了一股燥热的满足。

      “Sammy,兄弟,这是几个意思?”Dean脱口而出,他的眼睛瞪得老大,这样更尴尬地突显出他的睫毛有多像女生。

      Sam冷冷地回答:“下次你决定要在我们询问目击者的同时玩调情的时候,最好是做好准备后果自负。宝贝。”

      Dean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或者,好吧,他其实是在喘息着,嘴唇闪着光微张着。Sam的本意是让这成为Dean坚持要玩的胆小基佬游戏的最终局,但是看上去他好像做得有点过火了,因为他真的不是很确定他哥哥的老二对这局面完完全全不感兴趣了。

      他边松手边急忙后退,慌乱到差点绊倒然后一屁股坐地上。

      Dean会嘲笑他的,当他这么做的时候,Sam会斥责他不管是谁的触碰都能让他像只发情的狗似的,但嘲弄的声音并没有出现。相反地,Dean一直靠着墙然后凝视着Sam就像…就像…

      “好吧我想我可以来杯啤酒。”Dean最终开了口,急于打破沉默。

      Sam点头,他胸口的结因为话题被转移而解开。当然不是因为这事很尴尬。他只是很高兴Dean终于明白这整个恶作剧事件没有意义了。

      “对啊,”他同意,“我也是。”

      这是Sam见过的最快的,最不费劲的恶作剧大战的结局了。

注:    ①Richardson:位于德州,也就是本集中两兄弟办案的城市。

           ②英文是“gay chicken”【有道出的结果是基鸡游戏,可我没敢用】,规则是两个同性别的人面对面,然后脸(或舌头)慢慢靠近对方,那个首先转头或推开对方的人就输了。


第十八章:杂乱(Something Wicked)

      那小孩挺可爱的,翘翘的鼻子和额上乱糟糟的金褐色头发。但Dean见过他眼里的表情,所以在那孩子冷笑着开口前他就知道他要说什么了。

      “大床房还是双人房?”

      然后那小破孩回头看了看靠着车的Sam,正在等着Dean这边完事儿回到他身边的Sam。

      那孩子带着点高傲的笑容和傲慢的态度,任选其一都足够让Dean恼怒了。而今天,他还陷在这案子的变化给他的迎面一击中没缓过来,便失去了对脾气的控制,然后带着大大的甜甜的露齿笑靠到柜台上。

      “噢,一个大床房就好。”

      那小孩脸上的表情绝对值回听Sam不停抱怨他们没有地方来放包的票价了。 


第十九章:乖戾(Provenance)

      “他是个混蛋。”

      “Dean。”

      “怎么了?我他妈才不给那个——那个——乖戾的人道歉。”

      虽正在气头上,Sam也停了停。他还以为他哥不知道这个词。

      话说回来,Dean的词汇量也不是眼下的问题。

      “你告诉他让他操去,Dean!我们理应让他跟我们交谈,而不是去提交限制令。”

      Dean哼哼一声,把Sam为让他静下来而放他身上的手甩掉,“是啊,好吧,他叫我去操我弟弟,所以我觉得我们打平了。”Sam站在道边,努力从零碎的信息中找回呼吸(说真的,人们都是怎么了?),Dean回身补充道,“不用担心,哥们儿。我很确定你还是能搞定那个叫什么来的女孩儿的。”

      Sam跟着他哥缓慢地向车子走去,在脑内把他和Sarah的对话过了一遍——你和Dean在一起多久了,还有“你们这些人”眼光真好。突然间,他不确定他哥对他的信心放对了地方。

      看来这回他们只有用老办法来解决了。 


第二十章:如画(Dead Man’s Blood)

      “车子出问题了?”她问,绕过引擎盖向他走来。要不是Dean已经知道她是什么了的话,她走路时那性感摇曳的身姿和嘴唇上扬的诱惑弧度本可以很迷人的。当她靠近而他向后退时,她笑得更开了,“让我搭你一程吧…带你回我家。”

      Dean给了她一个最有魅力的,在黑暗中也不放弃的笑,然后回道:“还是免了吧。我和恋尸癖通常还是要划清界限的。”

      “唔,”她回,做作地挤了一下眼睛,接下来Dean就在地上了,而且他的下巴感觉像是脱臼了。他伸手去摸,一脸痛苦,恰好手被一把打开。那个疯狂的吸血鬼婊子反而攥住了他的脸,然后借着这姿势把他提离了地面。

      这是Dean摆过的最不舒适的姿势之一,而且他的下巴马上就要错位了,但打死他也不会让那婊子知道她激怒他了。

      忽略那个从黑暗中走出来加入她的尖牙大猩猩,他粗声粗气道:“一般不到第二次约会我不会像你这么友好的,可是——”

      “真可爱,”她打断他,“但无需担心,甜心。你的贞操在我这儿是安全的。我知道你只对你那喝水的高个子感兴趣——叫Sam,是吧?”

      她把他拉近,仍旧攥得很紧,紧到让Dean只能皱着鼻转开脸,然后舔起了Dean的脸颊。

       “等我们完工过后你们俩在一起看上去会像幅画的,”她喉咙咕哝着说,鼻子蹭着他的耳朵,“得发誓要让我看——”

      这时,谢天谢地,Sam的弩箭猛地刺穿了那婊子的胸口。

      她放下Dean,跌跌撞撞着,然后开始转身。Dean脚一落地就立马踉跄着向前抓住了她的头发。当Dad和Sam从藏身的地方冲出来解决那婊子的同伴时,他一把将她拉回来背靠着他胸前。

      “他是我弟弟,你个疯婊子。”他嘶声道。

      当死人血快速攻占她的身体系统时她开始下跌,但她紧抓着意识不放,这让她有足够长的时间来嘲笑道:“噢拜托,我一公里外就能闻到你们身上对方的味道了。”

      然后当Dean正努力解读着这是不是个侮辱时——他可每天都洗澡,该死的,而且他只在他的洗发水用完了又懒得去商店的时候才会用Sam的——她晕了过去,彻底失去了知觉。


TBC

刚刚的发被和谐所以再来一遍好了_(:з」∠)_

【p个s:这次更的虽然字数少,但也请各位允许我下次只更两章,因为那样就恰好是第一季完结。我保证下两章的字数会空前的多。反正不同意我下次也只更两章哼╭(╯^╰)╮


评论
热度 ( 21 )

© R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