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v

一坨无趣又色情的Incest狂魔

【无授权翻译】【SD】Fumbling in the Dark 暗中摸索(11-15)

原文地址

Fumbling in the Dark: Love Advice For the Romantically Impaired 

暗中摸索:致恋爱不能之人的爱情忠告

作者:leonidaslion

分级:Explicit (最后一章才到这个分级)

配对:DeanWinchester/SamWinchester,DeanWinchester/原创女性角色

摘要: 真爱是盲目的

 

 我简短地废话几句
此更是因为珍妮赢了我开心,而最近更太勤的后果就是以后就更得慢没得更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半年前突发鸡血的翻译,当时没有经验没有beta,并且没有翻完

所有的行文别扭没有文采都是我的原因,有能力和等不及的朋友们请一定去看原文好吗

 
【以下翻译正文】


第十一章:下流(Scarecrow)

      Sam在缴械投降拨出电话之前坚持了一天多一点。

      Dean在响了三声后接了起来,这意味着他要不在忙要不就是盯着来电显示故意让Sam着急。Sam打赌是第二种情况。

      很长一段时间他哥什么也不说,虽然Sam知道Dean有在听。沉默在他俩之间蔓延,难以忍受却又牢不可破,这让Sam的咽喉痛苦地紧了紧。

      然后Dean开口:“你没疑惑过他们为什么叫那玩意儿热狗吗?我是说,那也不是用真的狗做的,不是吗?”

      一阵宽慰淌过Sam周身,强烈到让他在回答前先笑了出来:“拜托告诉我你没把热狗当早餐。”

      “这可是冠军的早餐,Sammy。”Dean回道。

      Sam已经准备好惊诧了,这时他听见Dean那边的声音:“还要来点果酱伴煎饼吗?”

      “谢谢,Cheryl,不用了。”这是Dean的答话——有点听不太清,于是Sam想象着他哥用手捂住话筒,用迟来的努力尽量保住自己的玩笑。

      “所以,是煎饼哈?”Sam感到Dean的注意力一回来过后马上说。

      “就因为我正在吃煎饼并不意味着我没在嚼着加长热狗。”

      这简直是真相,所以Sam又笑了,尽管他还在为前景感到胆寒,但就像这样他们又尽弃前嫌了。过了一会儿,当沉默再次降临到他们中间的时候(在Dean跟Sam说完了案子进展的详情而Sam也跟Dean说了说他的旅途过后),感觉就不那么不自然了。此刻他感到离他哥哥那么近,Sam想象着他们是在餐厅里面对面坐着的。

      留在他胸腔下的亲密带来的抚慰人心的温度让他牵起了嘴角,然后他控制不住调侃道:“承认吧,你想我了。”

      “那可是个下流的控诉啊,兄弟。”Dean回击道。

      Sam笑得更开了:“你用错词了。”

      “噢,不好意思。那是个下流的控诉,你个娘唧唧的小贱人。是不好点?”

      “我也爱你,Dean。”

      “去你的①。”Dean反应过来,但他听起来很高兴,而且挂断电话的时候Sam的嘴因为一直笑已经开始生疼了。当他回过身时Meg已经醒了,向他眨着惺忪的睡眼。

      “男朋友?”她打着哈欠问。

      Sam的嘴角下滑:“呃…哥哥。”

      Meg带着同情的表情注视着他:“你知道的,Sam。这对我来说并不是问题。真的。你不用为了我而撒谎。”

      “但我不是——Dean不是——”

      可是Meg已经靠了回去闭上了眼:“随你怎么说吧,Sam。”

      Sam对没有人相信他和Dean有血缘关系这点感到心很累。

注:    ①此处原文是Blow me,可自行代入体会。


第十二章:刺激(Faith)

      大声叫喊没法引起她的注意,但从她手中抢过十字架并猛摔到地上明显激起了Sue-Ann的关注。她开始攻击Sam,一脸龇牙咧嘴的盛怒,大喊道:“你个亵渎者!看你都干了什么好事!”

      “在杀人的可不是我,女士。”Sam回道,因为奔跑和对Dean的担忧而上气不接下气——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及时阻止Sue-Ann,而且在他把毫发无伤的Dean搂到怀里之前他是不会感到安心的。

      “从一开始他就不值得被,”Sue-Ann唾弃道,“肮脏的私通者!你们两个都是!鸡奸在上帝眼里也是一种罪恶!”

      Sam眨眨眼,他的担心被眼前的控诉驱走,说出了:“我没和我哥上——”直到那女人的眼球惊恐地突出,转过脸然后双膝着地。

      “不,”她喘息着,“不要!”

      几分钟后,她死了。

      Sam希望他能感到恐惧或悲伤,但他此刻唯一能真正感受到的只有恼怒。

      等他再次找到Dean时,他已经暴躁到只能说出:“要是你不那么像假小子的话那这事儿也不会一直不停地发生了。”

      Dean眨了下眼然后说:“什么一直不停地发生?”

      Sam嗤鼻,没有停下脚步:“哦,就像你不知道一样。”

      “是关于差点死了那事吗?”Dean在他身后吼道,“因为我也并没有乐在其中啊Sam!”


第十三章:贪婪(Route 666)

      贪婪从来都不是Sam的罪过之一。他从未想要物质上的财富或收入;甚至当他在斯坦福遇到CarlRoss,并在她家游艇上度过一个周末后也没发现那有什么吸引人的。

      而嫉妒,这对他来说更熟悉。那种感觉一出现他就知道了,炽热阴沉地爬过他的腹部,让他浑身肌肉发紧。绿眼怪兽①,莎士比亚是这么叫的,而现在这情况千真万确正是由某种绿眼的东西造成的。都是由他那绿眼的傻笑着的哥哥,那在Sam不在的时候显然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寻找替代品的哥哥造成的。

      你也有Jess,一个小小的理性的声音试图告诉他,可是那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然后当Dean爬回他们的床时,Sam想也没想就一脚把他哥踹到了地上。

      “嗷!”Dean抗议着,几乎直接跳着站了起来,“他妈的怎么了?”

      “你闻着像性爱,”Sam回答,“我他妈才不和那味道一起睡。先洗澡去。”

      Dean盯着他,脸上的怒火演变成了更糟的表情——某种徘徊在理解边缘的困惑。Sam移开目光盯着墙看,最终Dean终于柔软地试探性地开口:“这之前也没恼到你啊。”

      Sam边叹气边撑起一边的手肘:“听着,我不关心你和谁上了床。我是说,又不像我和你是——我只是不想整晚都闻着那股味道,好吗?”

      Dean拖着步子走了片刻,随着一句小声的“好吧”走进了浴室。

      当他后来上床的时候带着他本该有的干净的柑橘味,而Sam也没有把他拉近身旁。相反地,他们僵硬而尴尬地躺在各自一边的床上。

      “对不起。”Dean最终说道。话是很真诚但带着困惑,就像他没有真正明白他在为了什么而道歉。

      不过没关系,因为Sam自己也不确定。

注:    ①绿眼怪兽:英文为the green-eyed monster,也有嫉妒的意思


第十四章:锁骨(Nightmare)

      Dean回到楼下时他的罗马领不见了。他衬衫最顶上的三颗扣子也解开了,而当Dean顺着沙发坐到他旁边并伸手拿点心的时候,Sam模糊地瞥见他哥的锁骨。

      “楼上什么也没有。”他从嘴角低喃道,仿佛他鬼鬼祟祟的眼神和动作就像…好吧,就像Dean一样。

      “你的衣领呢?”Sam悄声问,四处张望确保没有人注意到他们。

      Dean边耸肩边丢了一颗恶魔蛋②进嘴里:“脱了呀。那玩意儿弄得我没法呼吸。”

      “我们理应是神父啊,Dean,你不能就这么——”Sam吞下了剩下的话,在Max走过的时候给了他一个但愿是最诚挚的笑,“又见面了,Max。”

      Max草草地瞟了他一眼,然后目光重新回到Dean身上——Dean这个没带罗马领,嘴巴塞满食物的神父——显露出怀疑的神色。

      不顾一切地想保住他们的身份不被揭穿,Sam环顾四周寻找可以分散注意力的东西,然后发现被Dean丢弃的领子挂在他左边的口袋上。在心里长出一口气,他把领子扯了出来然后开始帮他哥重新把衬衫扣子扣上。

      “嘿!”Dean抗议,不过让Sam猜的话他在说任何事都有可能——塞在他嘴里的食物碍着他说话了。

      “我的同事现在呼吸有点困难。”Sam边解释边迅速把硬领塞回他哥的脖子上。基于Dean刚刚告诉他的话,严格来说这也不算谎言,然后当Sam看见Dean微微睁大双眼表示他已经领会到了之后,情况就更好了。片刻后,他放弃了脱身的尝试,乖乖地抬起下巴给Sam足够的空间来操作。

      Sam帮Dean把领子重新戴好的时候又给了Max一个友好的微笑,但那孩子只是嗤笑了一声然后边走开边喃喃道:“真是保守的好榜样。”

      Dean在他走后皱眉道:“保守什么?”

      Sam真的没有心情在他哥理解Max的暗示后拦着他,他只是弄好了衣领然后起身。“走吧,”他说,然后把Dean拉了起来,走进阳光里。

注:    罗马领:神父戴的白色硬领

           ②恶魔蛋:传统上西餐的开胃菜


第十五章:闪烁(The Benders)

      Sam这样几乎粘在他身侧让出门变得困难,但Dean也不忍心开口抱怨。主要是因为他在借着Sam的力气来保持直立。被拨火棍烙个印当然会让人变得无力。

      他们最终还是应付过去了——虽然那被Dean踢进了柜子里的野兽似的小女孩还在尖叫着找她爸(这感觉可爽爆了)——然后Sam停在了蛮人屋子走廊的最高一级台阶上,调整着他吊在Dean身上的手臂。

      那动作轻轻撞到了Dean的肩膀,让他发出了嘶嘶声,接着他就感到他弟弟立马变了。Sam强健的手臂依旧支撑着他,但不知怎的变得柔软了,变温和了。Sam摇晃着靠近的时候手指在Dean的身侧摩擦,他把前额贴到Dean的太阳穴上安静地表达着抱歉。

      说话太费力气了,所以Dean满足于用手指钩住他弟弟的衣角,并在Sam帮着他下台阶的时候也没放手。那是个很短的台阶,但当他们到达底部时,Dean已经大汗淋漓,感觉天旋地转的。实际上他很确定他要吐了,但这并不能阻止他把头懒洋洋地放到Sam的肩上。

      毕竟说到头他感觉自己像是公路上被撞死的动物也是Sam的错。如果他的胃失控了,那后果也是Sam理应承受的。

      “你要休息一下吗?”Sam喃喃道,抬起他另一只空闲的手来覆上Dean的脸。

      “你…开玩笑?”Dean气喘吁吁道,闭上眼享受着他弟的指节在他脸颊上的轻抚,“我可以…走一…整晚。”

      Sam笑了,轻柔又温暖,正是这笑声就足以让这遗憾的《激流四勇士》①再现的其余情节也值了。

      Dean在听见有脚步声走近的时候又张开眼,看见Kathleen向他们走过来。她看上去不再是那个神情严谨一丝不苟的警察了,而且从她小心持枪的姿态来看,Dean不得不怀疑她是不是背着他们打破了几个她自己的规矩。他猜要是他没来得及救下Sam的话也会干出同样的事。

      Kathleen看见他们的时候眼里闪过了一些东西——看见Sam的手,正在温柔地抚着Dean的脸的手——但Dean忙着注意Sam的指节和指尖交互着的轻抚并没有在意。说真的,Sam最好是永远也不要停下来。

      Sam在和Kathleen讨论正事的时候也紧紧地搂着Dean,然后他将

他轻放到蛮人门前的阶梯上,蹒跚着小跑进了夜色里——是去借一辆蛮人的车把Dean带到镇上去看医生什么的。Dean倒是不介意回到文明之中,但他坚决不会去看外科医生的。Sam回到旅馆就能把他包扎得挺好。

      他用没受伤的肩膀靠着扶栏感受着周身的酸痛,眼睛又合上了。当他感到身下的旧木板往下沉的时候,他眯起一只眼看见Kathleen坐到他左边,用考量的表情注视着他,同时把霰弹枪搁到她腿上。

      “你没必要说谎,你知道的。”她说。

      “什么?”Dean含糊道。他可以发誓他们已经讨论过伪造警徽的事了。

      “家人并不是唯一我们可以关心的人,”Kathleen回道,“我想说,我还是会帮你的。”

      Dean的大脑运作得不是很好,以至于没能明白她的用意所在,所以他只是点点头然后把头放回了开裂的扶手上。他不知不觉跌进了浅眠,知道Sam马上就会回来找他使他安下心来。

      Sam好不容易终于回来了,走过来用一只过大的手握住Dean没受伤的肩膀,另一只手在他的腰下方紧紧揽着,Dean想要帮着Sam让自己站起来——他是真的想。但Sam的亲近散发着舒适和安全的信号,而且Dean已经精疲力竭好一会儿了。

      无视他弟弟含混的骂咧,他不自觉地陷入了睡眠,然后直到旅程结束时Sam将他抱下车前他都没有再醒过来。

注:  ①《激流四勇士》:1972年美国电影。四名都市男子,利用周末时间到一条即将封闭并辟为水库的河流划独木舟冒险。开始时轻快有趣的旅程,接近上游时逐渐演变成噩梦。因为他们遭到河岸边的深山野人发动的凶残偷袭,四人非死即伤,最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逃得以逃生。——来自本词条的百度百科



TBC

评论
热度 ( 22 )

© R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