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v

一坨无趣又色情的Incest狂魔

【无授权翻译】【SD】Fumbling in the Dark 暗中摸索(6-10)

原文地址

Fumbling in the Dark: Love Advice For the Romantically Impaired 

暗中摸索:致恋爱不能之人的爱情忠告

作者:leonidaslion

分级:Explicit (最后一章才到这个分级)

配对:DeanWinchester/SamWinchester,DeanWinchester/原创女性角色,SamWinchester/原创女性角色

摘要: 真爱是盲目的

 

 我简短地废话几句
这篇大概是我半年前突发鸡血翻的,当时没有经验没有beta,并且没有翻完
所有的行文别扭没有文采都是我的原因,有能力和等不及的朋友们请一定去看原文好吗
 
【以下翻译正文】


第六章:汗液(Skin)

      有时Dean看起来会忘记她还在这,即便他正在划开的是她的肌肤。

      “我会展示给你看,”他低声喃喃,同时在她手臂上拉出一条细长又刺痛的血线,“给你刻一幅漂亮的小画,好让你欣赏欣赏我有多需要你。所以你才不会再次逃走了。”

      Rebecca又试图尖叫,声音却因嘴被堵住而含混不清,然后Dean眨了眨眼,眼神专注了起来。

      “啊,你好啊,美人儿。”他低语,带着他那刀锋般的露齿笑,接着有好几分钟(哦天哪,不要)他都全神贯注在她身上。然后事情就又走偏了,这次她可学聪明了,再也没出声,任他东拉西扯地说下去。

      “总是他妈的那么性感…触碰你…闻着就像…想把你操到没法直立行走…让你看看谁才是占主导那个…”

      他试过强占她。可没法提起性致,最终还是把她绑凳子上了。

      可现在他把自己掏出来了,坚挺饱满着,现在Rebecca可不止是在流汗了(这叫女士的汗液,Becky;正是这样)而是像整个身体在哭泣似的倾倒着水分。哦天哪,哦上帝,她可不想这样死去,在折磨和侵犯中死去。

      但是Dean仍旧没有注意到她——他正忙着轻抚自己并小声地嘟哝着,而她能听懂的唯一一个词是他高潮时伴着恶意而又挫败的咆哮喊出来的。但是她绝对是听错了,因为Dean无疑是个怪物,但那个词(那声呻吟)实在是不可想象,于是在Dean从他的高潮中缓过来并捡起小刀的时候,她只好紧闭双眼转过了脸。

      那之后,当那怪物(不论它看上去有多像他,但也根本不是Sam的哥哥)死了过后,Rebecca发现自己开始在他的脸上找答案。当她注视Dean帮着Sam站起来走向她的沙发的时候双手冰凉。在Dean跪到Sam双腿间并用指尖轻轻触碰Sam 喉咙上变黑的瘀伤(那些完美贴合他的手掌的的瘀伤)时,她的胃紧了紧。当他和Sam对视的时候,她就这么凝视着他的脸。

      她没有听错。 


第七章:领地(Hookman)

      他们已经挨着对方在这长木凳上坐了好一会儿了,在他俩非常失败的一吻后分享着这半尴尬半友好的时刻。Dean要是知道了一定会笑死的,所以Sam要尽他最大的努力不让Dean发现这事。他正思考着到底要怎么做的时候,Lori就打破沉默说:“这不是罪过,你知道的。”

      “我,额,不?我是说,我不知道。我们刚说啥来着?”

      Lori给了他一个容忍的表情,然后向前倾身,手肘放到膝盖上:“可是你不应该躲到谎言后面,”她补充道,“我知道有的人觉得那是错的,可你——你应该随时告诉人们你的感受,你知道吗?”

      “好吧。”Sam同意道,这次自信了点,于是Lori边向他微笑边站了起来。

      “我很高兴我们谈了谈,Sam,”她说着低下身给了他一个拥抱,“你和Dean会很幸福的,我知道会的。”

      好吧,等等。这对话跟Sam想的可不是同一个。

      “你想错了。Dean和我不是——”他刚开口,然后Sorenson家的门突然打开,牧师猛冲出来,这时Sam和Dean并不是那种关系就成了悬而未决的问题。

      一切安定下来后,当Lori又给了Sam一个拥抱,并告诉他他应该直接给Dean一吻来宣告他的领地时,Sam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

      他觉得与Lori这么压抑的人争论那些他并不会和他哥哥发生的性关系会是个两败俱伤的局面。


第八章:迟到(Bugs)

      这对Dean来说实在是来得太迟了。说真的,在他最近承受了那么多的废话后——特别是忍受了不止一个,而是两个白痴都认为他在操Sam(就像如果他是基佬他的品位就只有这么高一样)——来个款待也是他应得的。再说这蒸气浴从各方面来说都有资格作为这一款待。

      或者说直到Sam来拍门之前都是好的。

      “Dean!”

      Dean呻吟着并加快了手上动作。“最好是又有人死了,哥们儿!”他大声回,“我现在有点忙。”

      有那么一瞬他以为他已经赶走Sam了,然后Sam喊道:“告诉我你没在里面打飞机。”

      “我没有——噢我操——在里面打飞机。”Dean实诚地重复道。

      他听见Sam在门那边骂了一句,然后门就因为Sam的强行闯入而洞开了。Dean隔着玻璃能看见他,只是被水蒸气遮掩着有些模糊。

      “进来帮忙的?”他喘息道,背靠着隔间的一侧加快了手速,“你知道吗,他们并不——哦,耶——歧视——”

      “我得尿尿啊,Dean,” Sam咆哮道,“你已经在里面呆了一个小时了。”

      “我该说什么?”Dean回答,当他感到高潮在小腹处攀升时将头往后仰着,“我喜欢…慢慢…来。”

      他高潮的时候尽量制造着噪音——因为能边高潮边跟Sam捣乱实在是有史以来最美好的一件事了——然后倚着墙心满意足的叹了口气。Sam在马桶边忙着释放自己并没有搭话,但Dean几乎都能听出他在摆出那种神经质的小碧池脸。

      “你知道吗,”他带着慵懒而得意的笑提出,“这儿的空间能容下两个人。”

      “谢谢,”Sam干瘪瘪地回道。Dean能听到他在拉拉链。“可是我不太愿意被蒸得半熟。”

      然后,随着那Dean都能看出来的又夸张又得意洋洋的动作,他冲了马桶。

      Dean咧嘴笑了:“这是蒸气浴,小贱人!”他大吼,“祝你在下一个屎一样的汽车旅馆能有好运。”

      Sam骂骂咧咧地闯出了门,但Dean正深深沉浸在他的胜利中并没有回应。


第九章:瘦长(Home)

      Sam老用这事取笑他,可是被来自地狱的通灵者咬住不放的人又不是他。帮女人做家务不过是为自我保护而已,而且Dean对这事儿很擅长。尽管他在长时间的劈柴和堆垛下手臂已经要烧起来了。他还在流汗——在开始之前他脱掉了外套,几分钟后又脱了最外面的衬衫,一个小时后第二件也扒了下来。现在他只剩下牛仔裤和一件T恤了,经典的标配,而且他在认真考虑把T恤也甩了才好。

      暂停一会儿,他靠着斧子,四处张望看他有没有冒犯到某些人脆弱敏感的神经。视线内唯一的人就只有Sam,他正坐在后廊的台阶上,瘦长的双腿在面前伸的老长,脚踝交叉着。

      当Sam注意到Dean看过来后,他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并挥着手喊:“身材不错。不过你的速度可跟不上了。也许我们该来点耐力训练了。”

      “有多远滚多远。”Dean喊回去,接着就放弃了,然后脱下了T恤。

      Sam这会儿安静了,向后倾身,靠着手肘看着。像这样能得到Sam全部的注意力从来都是个兴奋的事。前提是Sam闭上他的臭嘴。

      他用T恤先擦干了额头,然后是胸膛和后腰,Dean很享受他弟弟的目光黏在他身上的感觉。知道并享受着Sam对他的仰慕——就像一个弟弟该做的那样,该死。毕竟Dean也是个优秀的人,虽然Sam不会大声承认(除非是用敲脑门和印第安刑①来逼他),但能被这样安静地欣赏着也是件好事。

      Dean演得很到位,每次挥斧都弯弯身子摆摆姿势,并向身后送着秋波。Sam并没有动,但他嘴唇微张呼吸急促。Dean本想取笑Sam的心血管耐力的——说真的,他就只是坐在那儿而已——但是他弟弟那一脸目瞪口呆的表情实在是太好笑了。

      接着后门打开了,Missouri大步走出来。Dean脸红了,感到有一点点的愧疚——很奇怪啊,因为他又没做错什么,但话说回来这女人能让德兰修女②都感觉自己像是提着斧子的杀人犯——于是他在被巴掌打得把斧子掉到脚上之前把它放下了。

      因为他能预见迎面而来的掌风。这在她发光的眼睛和紧抿的嘴唇上写得一清二楚。

      必然的,Missouri没有让他失望。打得并不痛——比Sam的“爱的拍拍”要轻多了——但Dean也龇牙咧嘴地揉着胳膊。主要是因为他不确定要是他这次没被惩罚到位,那她再次下手会不会更重。

      女人真可怕。

      “别再调戏你弟了。”Missouri命令道,一只手叉腰瞪着他。

      “我什么也没说!”Dean抗议。

      Missouri挑起了眉:“你也许能骗过大多数人,Dean Winchester,你甚至可以骗过你自己,但你可别用任何废话来搪塞我。马上把你T恤穿上然后干完活儿。”

      Dean的T恤在擦完汗之后有点恶心,但不管怎样在Missouri踩着步子回屋的时候他还是听话了。然而,当Missouri在她回去的路上停在Sam旁边并揪起他的耳朵作为惩罚的时候,他不满的情绪也就随风而去了。

      “哎哟!”Sam抱怨道,在她强力拖拽下坐直了身子。

      “还有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都在想些什么。立马给我进屋。我还有几个橱柜要修。”

      Sam被拉着耳朵扯进屋时的表情绝对值得他再砍五个小时的木头。没准儿六个小时也行。

      也不管累不累,Dean边吹着口哨边继续干起了活。

注:    ①印第安刑:抓住手臂来回扭以产生剧痛

           ②德兰修女:1979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


第十章:目的(Asylum)

      Dean不准他上床。

      很显然他伤得比他表现出来的更重(内心的伤,而不是Sam花了三十分钟从他哥胸前挑出来的盐块造成的伤),这让Sam感到比之前更内疚和羞愧了。他(又一次)道了歉,声音温柔低沉而真诚,然后Dean翻身,以背对Sam的姿态来强调让Sam闭嘴不要再提了。

      睡在另一张床上很奇怪。Sam整晚辗转难眠:想念着Dean的温度,想念着跟Dean抢被子和他俩都想睡的枕头。他想念Dean的头发就在他鼻尖的舒适,而他能闻到Dean一直用的昂贵的护发素那干净的柑橘味道。

      总而言之,Sam整晚都没合眼——Dean也一样。Sam从早上他哥那烟熏妆般的眼圈能看出来——然后当Dean试图再次阻拦Sam的时候,Sam忽略了他的抗议并强硬地爬上了他们的床。

      Dean一边说着脏话一边开始痛苦又尴尬地转向床垫的另一边,而他移动的目的地并不难猜。Sam在他哥从另一边爬下床之前一把抓住了Dean的手腕,并把他拉回来躺下。当Dean喘息着畏缩的时候,Sam藏起了他同情的表情并利用他哥分神的时间迅速盘绕了他,把Dean拉到他胸前,属于他的地方。

      “放开我。”Dean一找回呼吸就说道。

      “对不起。”Sam回答。这话他到现在已经说得多到本该失去它原本的意义了,可是并没有。他的胸口还是和第一次一样深深地被后悔刺痛,和当他回过神来意识到他都干了些什么的时候一样。

      “你个混球。快放手。”

      “不要。Dean,我一个人睡不着,你也是。随你怎么跟我生气都行,但是你需要休息,而我要确保你能得到休息。”

      “你跑去斯坦福后我他妈睡得挺好。”Dean粗暴地说,掺杂着受伤和恶意。

      “是啊。”Sam温柔地同意,因为他知道怎么接话,“可是当我们共处一室的时候不一样,不是吗?”

      反正对Sam来说是不一样的——知道Dean离得那么近而又不能触碰——他希望Dean也有同样的难题。他哥哥愠怒的沉默证实了这点。

      “得了吧,兄弟。”他劝道,把他的鼻子放进Dean的头发里,他一贯喜欢的地方。这让他说话时嘴唇刚好能够擦过Dean的前额:安抚的接触。“对不起。那并不是我。对不起。”

      Dean的身体在Sam的臂弯里仍旧紧张并抵触着,但几分钟后他小声抱怨道:“你叽里呱啦地我怎么睡?”

      Sam如释重负,无法抗拒地在Dean的前额印下一吻,这立刻激起了他哥一阵无力的扭动和一句咕哝:“我还是很生气。”

      Sam紧紧搂着他,微笑着 



TBC

------------------

【没有斜体字所以只好用下划线来替代 心好塞】

评论
热度 ( 23 )

© Riv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