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v

一坨无趣又色情的Incest狂魔

【无授权翻译】【SD】Fumbling in the Dark 暗中摸索(1-5)

原文地址

Fumbling in the Dark: Love Advice For the Romantically Impaired 

暗中摸索:致恋爱不能之人的爱情忠告

作者:leonidaslion

分级:Explicit (最后一章才到这个分级)

配对:DeanWinchester/SamWinchester,JessicaMoore/Sam Winchester

摘要: 真爱是盲目的

 

 容我先废话几句
这篇TM上似乎也有翻译,可无能的我并不能进去,所以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这大概是我半年前突发鸡血翻的,没有beta,并且没有翻完,但我会在手上没事的情况下尽量推进,要是没人看没人催的话就丢下不翻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相信L大的文大家都不会陌生的吧,由于没有授权所以请大家低调低调低调,这篇是按集数来的,所以我大概每次能更五集,能不能更完以及啥时候更就只有随缘啦
所有的行文别扭没有文采都是我的原因,有能力和等不及的朋友们请一定去看原文好吗
 
【以下翻译正文】

第一章:怨怼(Pilot)
      “所以你就是Dean了,”Jess说道。她一直不停地盯着他的方式让他感到了一股不应有的怨气。毕竟他可是习惯了辣妞们移不开的目光。
      只是这个辣妞是Sammy的女朋友,因此技术上来讲就是严禁下手的。
      “对啊,”他同意道,向后靠进了沙发,把脚抬到了咖啡桌上。

      Jess看上去没有注意。她忙着盯着他的脸看,面颊红得几乎带着震惊的神色。

      “而且你是Sam的哥哥。”

      Dean仰起头,微微皱眉。他开始觉得也许Jess跟Sam在一起而没选其他小伙的原因是她没那么聪明。

      “对——啊,”他又同意道,拉长了声音的同时将他的一只胳膊伸到沙发背上,一点也不拘束。

       “噢。”她沉默了会儿,大概整整十秒过后又坐立不安地说,“就只是,你知道的。从Sam说起你的方式,我觉得…” 
      Dean挑起了一边的眉。不管是什么,这都会是“好事”。他能从Jess声音中的尴尬辨别出来。 
      “是吗?”他说,咧嘴给她一个下流的‘那全都是真事’的笑,“他说了什么?” 
      但是出于一些难以解释的原因,她摇了摇头,移开了目光,然后几乎是跑出了房间。 
      “没什么,”她边走开边回头答道,“我只是觉得他说的不是他的哥哥而已。” 
 
 第二章:斜线(Wendigo) 
      最开始Hailey还没法确切地指出来。她觉得Dean没有撒谎(至少在他坦白交代了整个骑警的事情后就没有了),但是关于那个两兄弟出来找父亲的故事,有些地方总是不合她意。虽然试着找出不对的地方就像是斜着看字一样,这个尝试除了让她眼睛疲劳外再没发现什么关键性的事。 
      但是接着。 

      接着Hailey被Ben摇醒。她的头很痛,眼睛又没法聚焦在近距离的东西上,于是她略过了他——她沿着斜线看了过去——然后一切就迅速归于清晰而强烈的宽慰。

      Sam站得离Dean很近,比她和Ben站得还近。Sam的手匆匆掠过Dean的胸口和身侧——他在查看有没有伤口,Hailey知道,但是那动作太过熟练和容易了,必定是有经验的。这很怪,她觉得,一个小伙习惯于这么亲密地触碰他哥哥,然后还有一整套的瞄眼,随意的轻触,还有沉默多过开口的交流一齐闪过她发疼的脑袋,然后她想,

      原来。

      之后,她考虑着说点什么——主要是因为病态的好奇,还有想看她是不是对了的急切——但是他们刚刚救了Tommy的小命,所以她将那个丑陋的世界锁在了她脑海里该在的地方。相反地,她吻了Dean,张着她的眼越过他的肩头看——目光聚在Sam身上。

      她是对的。

 
 第三章:稀缺(Dead In the Water) 

      在Lake Manitoc①缺乏好男人。Andrea知道这点,因为她在很小的时候就挖掘到一个,然后安顿下来并且相处得很好。但是他死了——他淹死了——虽然那是个悲剧,但并不是结局。那还不是结局,接着Dean就带着他的趾高气扬他的咧嘴大笑他的平稳步伐晃荡进了她的生活。

      Andrea很轻易地就让他安分了——缺乏好男人意味着她已经习惯于处理这种事了——只是出于某些原因他不断地出现。他不断地出现而Lucas的确是在向他亲近,还真他妈是个奇迹,真的,然后当Andrea全裸着在他面前又湿又抖,而他只是目光闪躲着递给她一条毛巾的时候,她意识到Dean真是最稀有的物种:一个披着狼皮的好男人。

      她并没有用婚礼钟声的调调来想她就是一顿美好又安静的晚餐——她想看事情如何发展下去——接着Lucas就在湖里了,天哪,还有爸爸,而且这东西还要在这可怕的撒满阳光的一瞬中将他俩都从她身边夺走。Andrea没法看清水面下的任何东西——没有东西能透过那波光粼粼的水面——她感到码头在她的手掌和膝盖下不断拉长,她的心越跳越快然后胸口一凉。

      接着就是Dean Winchester,一个好男人,在阳光里喘着气,把Lucas紧紧抱在他胸前。

      Andrea帮着他们把Lucas拉到岸上的时候感到不太好意思,因为她为他而哭了(还有为她没能回来的爸爸而哭)。她将他紧紧搂住时候手都在颤抖,她的儿子,她的珍宝,她在这世上仅剩的东西了。花了她好一会儿才注意到Dean的搭档Sam(另一个好男人,但是太高太瘦了,不对她口味)蜷在Dean近旁,而Dean跌坐在地上咳嗽着。Sam专心地看着Dean,手在Dean的背后上下轻抚,而Dean在Sam的触碰中靠了过去,就像这有助于让他更好地呼吸似的。

      Andrea也许有些震惊,可是也还好,但在她目睹这些过后还是知道怎么辨别这种事的,再说这事本身就挺明显。 
      好人总是同性恋或者已有所属。而Dean呢? 
      好吧,他两者都是。 
注:    ①Lake Manitoc:位于威斯康辛州,本集案子发生的地方。 
 
 第四章:间歇 (Phantom Traveler) 
      “所以,他究竟是谁?”Jerry在一切尘埃落定后问。 

      “谁是谁?”Dean回道,一脸疑惑。

      “Sam啊,”Jerry说。他还真用了手势引号。Dean都记不得他上次见到的做这手势的人了。

      “他是,呃…Sam啊。我弟弟?”

      Jerry摆给Dean的表情就像是他对他有点失望,然后靠近了点,“你不必为他感到害臊,你知道吗。他是个好小伙。不管怎么说,当你爸爸听说你在和‘Sam’一起猎鬼的时候——”手势引号又来了,“——他不会起疑吗?”

      幸运的是,这时Sam终于从洗手间出来了。

      Dean迅速给了他弟弟一个“快他妈的离开这”的表情然后向Impala的方向摆头。一句“如果你们以后需要常旅客里程的话打给我”和之后的“记住我们说过的话”过后,他们已经顺着高速路以每小时六十英里的速度驶走了。在合乎情理的间歇过后——长到足够让头顶上飞机的咆哮渐渐消逝——Dean终于松了一口气。 

      而Sam,理所当然地,就将这当做了谈心的信号。

      “所以这都是为了什么?”他问,向Dean的方向瞥了一眼,“我还以为你把门关那么快是要把Jerry的手给夹门里呢。”

      “没什么。”Dean边答边伸手去打开无线电,“那哥们是嗑高了还是怎的,他妈的吓我一身鸡皮疙瘩。”

      “是啊,常旅客里程什么的听着是挺吓人。”

      “闭嘴,贱人。”Dean咕哝着,把他的手臂放到座位后面,摆出了他的和Sammy一起开车时的默认姿势,然后借着这亲近轻轻弹了下他弟弟的耳朵。

      作为报复,Sam用手背打了一把Dean的胸(Dean哼哼得像是他本该发出这种声音一样),然后他俩就都安静下来开车了。这真是美妙的一天:平稳的沥青路,敞开的车窗,还有Sam的皮肤和Dean慵懒的指尖相触的温度。当Sam转头看向窗外时,那温度又加入了Dean的指节在Sam头发上安抚的轻拂,然后Dean微笑着。

      去你妹的飞机,这才是唯一可行的出行方式。


第五章:日出(Bloody Mary) 

      他们以为她睡了。

      就像在发现了藏在黑暗里的东西都是真的过后她还能睡着一样。就像她见着温家兄弟满脸血污眼圈鲜红地回到旅馆房间后还能睡着一样。

      Dean设法把她送回家。Sam让她呆在这儿。

      “反正我们也用不着那张床,”他说,Charlie以为他的意思是他们中的一个要熬夜看守。也许那就是他们生活的方式,在他们不得不面对夜里的威胁的情况下。

      但现在他们以为她睡着了,然后Dean,之前的一个小时他都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整理东西,Charlie觉得——现在正在脱掉他的衬衫并爬到床上挨着他的弟弟。这有点怪,但还好,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Charlie一动不动地躺着,聆听着屋里的沉寂,直到被一个声音打破。

      “怎么用你这么久?”那是Sam,睡意使他口齿不清嘟囔着说话①。

       “想准备好了明天直接走,”Dean回答,停了一下又问,“你的头还好吗?” 

      “疼的要死。你呢?”

      “超好。”

      一声软软的宠爱的笑。“嗯,对。”又是一个停顿,这次停得长了点,然后——

      Charlie僵住了。那声音很像是…

      那呻吟又来了,这次紧跟着一句:“操,Sammy,嫁我②。”

       “你只是为了我的手才想要我。” 
      “太对了。嗯…用力点。快点,兄弟。我知道你不止这点劲儿。” 

      另外那张床的弹簧吱嘎叫了起来,Charlie什么也看不见,但她也紧紧地闭上了眼睛。她觉得她的心脏随时可能蹦出胸腔。哦天哪,难怪他们不需要另一张床,而且她还就在这儿,不到两尺远,而他们在…他们在…

      他们以为她睡着了,所以Charlie只好尽最大努力配合着。反正那响声也没有持续多久——Dean软软的呻吟,Sam疲惫的轻笑,还有时不时弹簧床面的嘎吱声。到最后终于都安静了,他们的呼吸都伴随着睡眠的节奏平稳下来,接着Charlie偷偷溜下了床。

      她没办法在大白天面对他们。没办法跟他们对视。那时候他们就会知道她听见他们了,她不想面临那么尴尬的时刻。

      当她轻轻推开门的时候已经快要日出了,然后她最后向身后瞥了一眼,却发现她没她想象中的那么隐秘。Sam的眼睛是睁着的,而且他正从床上看着她。Dean紧贴在他的胸口,他背对着门,脸紧压在Sam的锁骨上,Sam的手臂盖在他的身侧。Sam给了Charlie一个小小的微笑——看上去有些尴尬,可是不足以暗示她刚听到的一幕——她告诉自己她不在乎当她一言不发当着他的面关上门时,Sam看上去有点受伤和惊讶的表情,然后沿着道路离开了。

      有些事就应该呆在黑暗里,呆在属于他们的地方。

注:    ①这句原文是“sleep clingingto his vowels and softening his consonants”直译是“睡意依附着他的元音软化了辅音”,大概就是口齿不清嘟囔着说话?——译者猜的

           ②此处原文是“marry me”,要是逆了您的西皮那译为“娶我”也行 
 
 
 
TBC

评论 ( 6 )
热度 ( 43 )

© Riv | Powered by LOFTER